围水之涉 20220507

探水踱步

正值春虫旺季,而我已经错过了不少春季发生的虫。晃着晃着就入夏了。不说有务在身,还得应付一下他人之求,所以一直没有好好刷虫。正巧风和日丽,微风熏熏,气温并不像夏天那样令人燥热。我和豆豆就决定前往紫金山的东北部一探究竟。那地方我可谓是从来没走过,连豆豆也是第一次去。这次就是为了打探打探到底有没有其他朋友说的精品满天飞。

金马路地铁站集合,不得不说这金马路是“大肠包小肠”,地铁站隐匿于几栋楼层之间,从外部根本猜不到哪边是入口。一天的拍摄直接从地铁站开始:一只趴墙休息的柑马蜂 Polistes mandarinus

金马路地铁站位于一个小巷内
柑马蜂 Polistes mandarinus HNH1
柑马蜂 Polistes mandarinus

打车到达紫金山庄的门口,入园就是一片小的人工林。有不少东方菜粉蝶 Pieris canidia在叶子上晒太阳。正不巧这只的下方就有一个绿油油的蛹。

东方菜粉蝶 Pieris canidia HNH1
东方菜粉蝶 Pieris canidia 成虫
东方菜粉蝶 Pieris canidia P HNH1
东方菜粉蝶 Pieris canidia 蛹

移开地上杂乱堆放的朽木,发现了一只正在蜕皮的石蜈蚣 Lithobiidae。刚蜕皮的石蜈蚣如同紫白之珏,不过过段时间就氧化变黄了。

石蜈蚣科 Lithobiidae
初极狭,才通人。

跨过一做光秃秃的桥就到了上黄马水库的另一头了。桑异脉木虱 Anomoneura mori的若虫会在尾部分泌蜡丝,并且随着风会漫天飘荡。这些若虫聚集于桑树叶面上,分泌的糖分也会滴落在地上,搞得到处都黏黏的。

桑异脉木虱 Anomoneura mori N HNH1
桑异脉木虱 Anomoneura mori 若虫
桑异脉木虱 Anomoneura mori HNH2
桑异脉木虱 Anomoneura mori 成虫
连接水库东西两端的桥

长得很高级的瘿蚊科 Cecidomyiidae和交配的菌蚊科 Mycetophilidae

瘿蚊科 Cecidomyiidae
菌蚊科 Mycetophilidae

女贞树上的女贞瓢跳甲 Argopistes tsekooni,相比于其他的瓢跳甲种类更小。

女贞瓢跳甲 Argopistes tsekooni HNH1
女贞瓢跳甲 Argopistes tsekooni

精品的尖须花萤亚科 Malthininae,鞘翅比较短。还有长得像虾米的叶蝉科 Cicadellidae若虫。

尖须花萤亚科 Malthininae
叶蝉科 Cicadellidae 若虫

继续向水库下方沿着一条小路走。一路上一边翻石头一边翻叶子。苔蛾族 Lithosiini的一些种类喜欢在自己织出的一个小笼子里化蛹。

苔蛾族 Lithosiini 蛹

有暗蓝色金属光泽的黑扁叶蝉 Penthimia nitida成虫和若虫。

黑扁叶蝉 Penthimia nitida HNH2
黑扁叶蝉 Penthimia nitida 成虫
黑扁叶蝉 Penthimia nitida N HNH1
黑扁叶蝉 Penthimia nitida 若虫

两种秆蝇亚科 Oscinellinae的小苍蝇。

秆蝇亚科 Oscinellinae
秆蝇亚科 Oscinellinae

访络石花的船象甲亚科 Baridinae

船象甲亚科 Baridinae,虽然是后面摆拍的

一路向下走去,却只见到这些常见的物种令人有些失望。所以我们决定换条路线向水库边走去。

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

话说着说着来到了一扇铁门。看着里面顺着栅栏有一条野道,我们就继续向前出发了。本以为紫金山东北部的虫况也就这样了,没想到现在才是精品的开始。

在地上乱钻的大型姬蜂科 Ichneumonidae,不知道目的是什么。

姬蜂科 Ichneumonidae

翻开一个小树枝,发现下面躲着一只西伯利亚臭蚁 Dolichoderus sibiricus的工蚁和菌类上取食的妙喙象甲属 Myosides sp.

西伯利亚臭蚁 Dolichoderus sibiricus (Worker) HNH2
西伯利亚臭蚁 Dolichoderus sibiricus
妙喙象甲属待定种1 Myosides sp.1 HNH1
妙喙象甲属 Myosides sp.

花纹很高级的枯叶蛾科 Lasiocampidae幼虫和旁边植物上的夹竹桃蚜 Aphis nerii

枯叶蛾科 Lasiocampidae 幼虫
夹竹桃蚜 Aphis nerii HNH1
夹竹桃蚜 Aphis nerii

水库潮湿的环境和前几天的降水促成了一块块软硬适中的朽木,木皮甚至可以整块剥下。这也让很多菌食性、肉食性和腐食性的昆虫钻入其中大快朵颐。这其中不乏精品。

乌苏里扁阎甲 Hololepta amurensis也许是南京最大的一种阎甲了。平时我们所见的门第平阎甲 Platylomalus mendicus都是毫米级的小虫,乌苏里直接快要达到1厘米了。当时扒开木皮的时候,看到有一只趴在边缘,甚是震撼。扁阎甲的特征就是非常扁,可能只有两三毫米厚。可以轻松钻入木皮的缝隙之中。木屑中还可以扒出日本筒蜉金龟 Saprosites japonicus

抓了一组
乌苏里扁阎甲 Hololepta amurensis HNH2
乌苏里扁阎甲 Hololepta amurensis
乌苏里扁阎甲 Hololepta amurensis HNH1
乌苏里扁阎甲 Hololepta amurensis
门第平阎甲 Platylomalus mendicus HNH1
红山动物园拍摄的门第平阎甲 Platylomalus mendicus
日本筒蜉金龟 Saprosites japonicus HNH1
日本筒蜉金龟 Saprosites japonicus

小小树皮下还有其他一些常客,比如说水虻科 Stratiomyidae的幼虫、各种隐翅虫 Staphylinidae和一些奇趣小甲。

小佛土蝽 Fromundus pygmaeus HNH1
小佛土蝽 Fromundus pygmaeus
长亮腹隐翅虫 Nacaeus longulus HNH1
长亮腹隐翅虫 Nacaeus longulus
刻纹棱胸切叶蚁 Pristomyrmex punctatus (Worker) HNH3
刻纹棱胸切叶蚁 Pristomyrmex punctatus
中华短猛蚁 Brachyponera chinensis (Worker) HNH4
中华短猛蚁 Brachyponera chinensis

皮坚甲科 Cerylonidae齿胫甲科 Synchroidae的蛹。

皮坚甲科 Cerylonidae
齿胫甲科 Synchroidae
清溪奔快,不管青山碍。
精品小溪
小溪后景
小溪后景

翻了一个多小时的木头,不得不继续向下摸索了。翻过一个小坡,突然一条小溪引入眼帘。一个小瀑布分成四五支小溪向坡底蔓延,最终流入水库。春夏之交是各种泥甲繁殖的季节,这种小溪就是最好的生境。果不其然有不少泥甲在交配。

沼甲科 Scirtidae
扁泥甲科 Psephenidae
核桃扁叶甲指名亚种 Gastrolina depressa depressa L HNH1
核桃扁叶甲 Gastrolina depressa 幼虫
齿纹绢野螟 Glyphodes crithealis HNH2
齿纹绢野螟 Glyphodes crithealis

雌性繁殖蚁在脱翅后喜欢靠近水边。比如这只埃氏扁胸切叶蚁 Vollenhovia emeryi的蚁后。运气很不错,拍到了皮氏大头蚁 Pheidole pieli的兵蚁。这种比其他大头蚁要小很多。

埃氏扁胸切叶蚁 Vollenhovia emeryi (Queen) HNH1
埃氏扁胸切叶蚁 Vollenhovia emeryi 蚁后
皮氏大头蚁 Pheidole pieli (Soldier) HNH1
皮氏大头蚁 Pheidole pieli 兵蚁

豆豆在瀑布旁翻石头,我在稍微下游一点的位置找其他虫。豆豆大喊了句:“我找到个精品蝽!”,我一开始还以为是什么黾蝽之类的,结果过去一看原来是蚤蝽!按照为数不多的文献来看是一种斯蚤蝽 Distotrephes sp.。斯蚤蝽属的物种体型很小,也就是1~3mm的大小。

小瀑布
斯蚤蝽属待定种1 Distotrephes sp.1 HNH1
斯蚤蝽 Distotrephes sp.
斯蚤蝽属待定种1 Distotrephes sp.1 HNH2
斯蚤蝽 Distotrephes sp.

石头下的沼甲科 Scirtidae的成虫、蛹和幼虫。这差个卵生态记录就全了。

沼甲科 Scirtidae

水边也会徘徊着一些蠼螋——尼纳蠼螋 Nala nepalensis。数量很多,就是比较敏捷,平时也就躲在石头底下,翻开的时候四处逃窜。

尼纳蠼螋 Nala nepalensis ♂ HNH2
尼纳蠼螋 Nala nepalensis 雄性
尼纳蠼螋 Nala nepalensis ♂ HNH1
尼纳蠼螋 Nala nepalensis 雄性

扁泥甲科 Psephenidae的蛹。

扁泥甲科 Psephenidae 蛹

阿牙甲属 Agraphydrus sp.河蚌的幼体。

阿牙甲属待定种1 Agraphydrus sp.1 HNH1
阿牙甲属 Agraphydrus sp.
河蚌幼体

隐头球蕈甲属 Cyrtoplastus sp. 也会趴在水上的石头表面,把自己窝成一个球。

隐头球蕈甲属待定种1 Cyrtoplastus sp.1 HNH1
隐头球蕈甲属 Cyrtoplastus sp.
隐头球蕈甲属待定种1 Cyrtoplastus sp.1 HNH2
隐头球蕈甲属 Cyrtoplastus sp.

顺着小溪向下走,经过一片蓬虆田。豆豆吃的是那个不亦乐乎(虽说我也没觉得多好吃),就像是齁甜但没啥水分的草莓,吃完后还有青草的回味。不过这片地有不少卡叶赤翅甲 Phyllocladus kasantsevi在飞,这种我一直以为只有老山有,没想到在南京也广布。

卡叶赤翅甲 Phyllocladus kasantsevi HNH3
卡叶赤翅甲 Phyllocladus kasantsevi
水滨香云飘
开始扒!

水库边上我差点一脚踩进了一大坨粪便里,应该是一种中大型哺乳动物的,可能是野猪。不过这么大量的粪便就意味着有不少粪食性和腐食性昆虫。那就必须要忍一下戳戳屎了(笑)。

果不其然,还没开始扒就看见了黄环普拉隐翅虫东部亚种 Platydracus pseudopaganus pseudopatricius,简单来说就是东部普拉隐翅虫钻在其中。这种大型隐翅虫一般都是肉食性的,它只不过是喜欢钻在粪便里捕食蛆虫。

疑似野猪粪便
黄环普拉隐翅虫东部亚种 Platydracus pseudopaganus pseudopatricius HNH1
黄环普拉隐翅虫东部亚种 Platydracus pseudopaganus pseudopatricius

蜣螂那也必不可少。南京最常见的嗡蜣螂基本要齐了,这里头就有掘嗡蜣螂 Onthophagus fodiens似牛嗡蜣螂 Onthophagus taurinus。似牛嗡蜣螂雄虫头顶有一对“牛角”,还是挺可爱的。

还有另外一种常见的龙骨异粪蜣螂 Copris cariniceps。目测了一下有二十几只。

掘嗡蜣螂 Onthophagus fodiens ♂ HNH1
掘嗡蜣螂 Onthophagus fodiens 雄性
掘嗡蜣螂 Onthophagus fodiens ♀ HNH1
掘嗡蜣螂 Onthophagus fodiens 雌性
似牛嗡蜣螂 Onthophagus taurinus ♂ HNH1
似牛嗡蜣螂 Onthophagus taurinus 雄性
龙骨异粪蜣螂 Copris cariniceps HNH1
龙骨异粪蜣螂 Copris cariniceps

不得不说这是真的快乐,就是柔光板脏了不少得回去搓搓(笑)。

快要绕回主道上了,没想到还能遇到精品——缺刻短沟红萤 Plateros planatus。我们之前定的朝鲜短沟红萤 Plateros koreanus,发现被俄国人降成了缺刻短沟的异名,那就没有悬念了,应该就是缺刻了。

在水边转悠
缺刻短沟红萤 Plateros planatus HNH1
缺刻短沟红萤 Plateros planatus

精品的一天由日本黑褐蚁 Formica japonica结束。不得不说今天居然加新了三种蚂蚁,令我大开眼界。不得不说这个地方是真的高级生境,很适合找一些临水而生的昆虫。下次可以再来探探。

日本黑褐蚁 Formica japonica (Worker) HNH1
日本黑褐蚁 Formica japonica 工蚁

最后感谢豆豆的参与!感谢翔月,老山敬德,南京生态,麦子,詹志鸿,宋晓彬,等好友老师的帮助和鉴定!

拍摄设备:

Nikon Z7 ii + Nikkor Z105mm f2.8 + Laowa 100mm f2.8 + Nikon SB5000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2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Barry
Barry
4 月 前

看完有如品尝一道珍馐,心满而意犹未尽。有关桑木虱的描写,糖是否应为滴落,请勿怪我“咬文嚼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