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春虎行记 20220312

启程

2022年3月12日,植树节。虽说是初春,但是最高温度已经达到了恐怖的30摄氏度。因为冬天实在没有东西拍,而且错过了3月初拍虎凤蝶的日子,再加上南京逐渐开始有新冠纪录,所以我和虫友们(菜小花,虫虫,豆豆)前往南京市长江对岸浦口区的老山决定拍爆精品

早上9点半,地铁坐到星火路,直接打车坐到珍珠街和浦和路的交汇口,沿着七珍线直奔里黑路。

七珍线-里黑路是老山里我常走的路,自从2021年和同学初入老山就是走的七珍线,一路上在4、5月可谓是一路繁花,哪哪都是蝴蝶。虽然才3月,估计春蝶就已经不少了。

去年初入老山拍的视频里的截图

刚入交汇口,就看到了一只小型灰色蝴蝶在飞快扑动,乘其停稳后直接疯狂按快门,是一只霓纱燕灰蝶 Rapala nissa

霓纱燕灰蝶 Rapala nissa HNH1
霓纱燕灰蝶 Rapala nissa

拍完后,我迅速瞄见旁边的栏杆后的草上停下一只翅膀透明的虫:只见此虫远处看有一中等长度的触角,外加闭翅时前翅呈三角形,我喊了一句:透翅斑蛾!但是走近一看,身上并没有熟悉的蓝色金属光泽,而是黑色和黄色。又见其复眼尤为巨大,那肯定就是一只锤角叶蜂了。

2021年老山里黑路拍摄到的一种透翅斑蛾 – 女神扎马斑蛾 Zama cybele

女神扎马斑蛾 Zama cybele HNH1
女神扎马斑蛾 Zama cybele

翻文献定出是2020年华东地区的新种,萌萌丑锤角叶蜂 Zaraea mengmeng,确实挺丑萌的啊~

萌萌丑锤角叶蜂 Zaraea mengmeng ♂ HNH1
萌萌丑锤角叶蜂 Zaraea mengmeng 雄性

低头一看草丛,里面趴着一只七星瓢虫 Coccinella septempunctata。以前拍的太烂了,这次确实要补一张。没想到一改再改的柔光效果很不错。

七星瓢虫 Coccinella septempunctata HNH1
七星瓢虫 Coccinella septempunctata

继续前进,路边有很多黄粉蝶、东方菜粉蝶和华东黑纹粉蝶。太菜了懒得拍(斜眼笑);天上飞着几只黑鸢,有一只近乎俯冲下来到离地面仅有10米左右的距离。因为翅展很宽,所以非常壮观,可惜拿起相机之时已经冲回云霄了。

黑鸢 Milvus migrans

路边小草上停下歇息的“黄头春蝇” – 迪维膝芒寄蝇 Gonia divisa。                                                                    

迪维膝芒寄蝇 Gonia divisa HNH1
迪维膝芒寄蝇 Gonia divisa

拍完蝇后查看照片,发现下面有几个白色的小东西,应该是种蚜虫。翻出来一看,直接加新,蒿小长管蚜 Macrosiphoniella artemisiae

蒿小长管蚜 Macrosiphoniella artemisiae HNH1
蒿小长管蚜 Macrosiphoniella artemisiae

路旁疯狂访花的黄钩蛱蝶 Polygonia c-aureum

黄钩蛱蝶 Polygonia c-aureum HNH1
黄钩蛱蝶 Polygonia c-aureum

忽然路旁山谷之中窜出一位不速之客,直奔七珍线的行车道。速度之快使得我们几个没人看得清楚是谁,只见一个棕黑色带着黄色斑纹的闪电掠过,但它绝对不知道接下来会遭遇些什么。一辆高速行驶的汽车从后方硬是逼了过来,它直接被卷入车底。在我还在想它会不会飞出之时,就看见地上冒然多出一具尸体,走近一看竟是一只布莱荫眼蝶 Neope bremeri

布莱荫眼蝶 Neope bremeri

乘后面小花和虫虫在拍尸体,豆总发现一只很“菜”的象甲,反正没拍过我就拍了,结果居然可以鉴定出来,金光根瘤象甲 Sitona strialleus(感谢翔月大佬鉴定!)

金光根瘤象甲 Sitona strialleus HNH1
金光根瘤象甲 Sitona strialleus

上坡若挽船,蹭蹬疲驴战。

七珍线出现一个斜上的缓坡。上方即是一片长满阿拉伯婆婆纳的绿草地。我们几人决定碰碰运气,看看有没有虎凤蝶。

豆总翻开一块石头,底下竟然躺着几只花金龟幼虫!在老山的话,估计可能是日伪阔花金龟 Pseudotorynorrhina japonica。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花金龟用背拱着走的搞笑场景。

花金龟幼虫
用背走路的花金龟幼虫

还有一个搞笑的,就是今天的小花非常招虫:先是在身上落了一只黄白寄蝇 Tachina ursina,也是一种春天常见寄蝇。后面又有一只树莓小花甲 Byturus tomentosus 掉在眼镜上。

黄白寄蝇 Tachina ursina HNH1
黄白寄蝇 Tachina ursina
树莓小花甲 Byturus tomentosus

春天的爆发甲虫物种:二纹柱萤叶甲 Gallerucida bifasciata,集齐所有色型召唤神龙系列。在初春的草地上,你看到的飞着的甲虫80%都是它们。

二纹柱萤叶甲 Gallerucida bifasciata HNH1
二纹柱萤叶甲 Gallerucida bifasciata

豆总翻开的石头下的草地铺道蚁 Tetramorium caespitum的蚁后和工蚁们。

草地铺道蚁 Tetramorium caespitum HNH1
草地铺道蚁 Tetramorium caespitum
津岛铺道蚁 Tetramorium tsushimae (Worker) HNH1
横山的津岛铺道蚁 Tetramorium tsushimae

关于草地铺道蚁和津岛铺道蚁 Tetramorium tsushimae,可以从结节来区分:津岛铺道蚁的第二结节为圆形,而草地铺道蚁是算珠形。

初遇即错过

正在拍照呢,菜小花突然大叫一声:虎凤!我立马一抬头,只见几人不约而同的开始靠近开始与虎凤蝶周旋。当时已经快12点了,温度已经达到了29度,虎风躁动不安,不一块就往坡上一飞,消失于遍地蓝花之中

可惜可惜再可惜,还是拍拍襟粉蝶吧。

橙翅襟粉蝶 Anthocharis bambusarum:
猛拍爆框橙翅的野生豆豆
橙翅襟粉蝶 Anthocharis bambusarum ♂ HNH2
访花的橙翅襟粉蝶 Anthocharis bambusarum 雄性
黄尖襟粉蝶 Anthocharis scolymus:
猛拍爆框黄尖的野生豆豆
黄尖襟粉蝶 Anthocharis scolymus ♂ HNH1
访花的黄尖襟粉蝶 Anthocharis scolymus 雄性

两种的雌性都还没发现,可能要再晚个几天吧,看看去年拍的标本吧:

橙翅襟粉蝶 Anthocharis bambusarum ♂ SI1 [D-V]
橙翅襟粉蝶 Anthocharis bambusarum ♂ SI1 [D-V]
橙翅襟粉蝶 Anthocharis bambusarum ♀ SI1 [D-V]
橙翅襟粉蝶 Anthocharis bambusarum ♀ SI1 [D-V]
黄尖襟粉蝶 Anthocharis scolymus ♂ SI1 [D-V]
黄尖襟粉蝶 Anthocharis scolymus ♂ SI1 [D-V]
黄尖襟粉蝶 Anthocharis scolymus ♀ SI1 [D-V]
黄尖襟粉蝶 Anthocharis scolymus ♀ SI1 [D-V]

再遇即拿下!

小花又喊:来了!第二只虎凤!这次,必须拿下!
这只与刚刚那只不同,飞的很佛系,就是典型的虎凤飞翔姿势。一拍翅膀,滑翔一下,比较蠢萌。一看是来访地上的阿拉伯婆婆纳的我们几个又一股脑凑上去,跟着虎凤蝶周旋了很久。

拍爆框虎凤的野生豆豆(话说为啥豆豆一直都站在我左边拍doge……诶等等!这是虫虫的袖套!)

这就是中华虎凤蝶 Luehdorfia chinensis!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为了拍到一张清楚的我硬是挤了过去,绝对不能放弃这宝贵的机会,终于我拍到了两张,那时回放的时候,一张清楚的顺光的大正面!一股强烈的满足感直冲而上。也许这就是外拍的乐趣吧。

中华虎凤蝶 Luehdorfia chinensis HNH1
大!正!面!
中华虎凤蝶 Luehdorfia chinensis HNH2
呃……大!背!面!

放下行囊吃个午饭继续奔向里黑路(话说不是刷里黑吗怎么全部都在七珍线上刷),虫虫说看到了红灰蝶 Lycaena phlaeas,待其安静点拍了一下确实是的,妙啊!

红灰蝶 Lycaena phlaeas HNH2
红灰蝶 Lycaena phlaeas

下坡如放溜,坦迤势趁便。

朴喙蝶 Libythea celtis HNH1
朴喙蝶 Libythea celtis
奇特望灯蛾 Lemyra imparilis

从“虎凤坡”下来就是里黑路了。刚进路口就看到一堆朴喙蝶 Libythea celtis。具小花猜测,2022绝对是朴喙蝶大年。毕竟我这种运气都看见二十几只了(笑)。

入口处的奇特望灯蛾 Lemyra imparilis幼虫。

里黑路小水坑旁石墩上的 Acidiella 属 实蝇正在摆弄前翅

里黑路
Acidiella 属 实蝇

里黑路的坡是真难爬啊……再加上天气热,我水也喝完了。大家都不怎么想往上走,再加上想拍的东西基本都破解完了,就下坡了。

路旁一颗树上的红点唇瓢虫 Chilocorus kuwanae 朴树窄吉丁 Agrilus discalis。(窄吉丁爱我!让我拍完了才飞走)

红点唇瓢虫 Chilocorus kuwanae HNH1
红点唇瓢虫 Chilocorus kuwanae
朴树窄吉丁 Agrilus discalis HNH1
朴树窄吉丁 Agrilus discalis

遇蛇

回到七珍线,小花又惊呼一声:蛇!蛇!

豆豆直接钻进灌木丛,大喊:虎斑颈槽蛇

然后就出现了搞笑的一幕:

挑蛇豆
扔蛇豆(这张画面好有张力啊哈哈)
抓蛇豆
大炮打蛇花

虎斑颈槽蛇 Rhabdophis tigrinus,有毒,以前有一个致死案例,所以还是挺危险的(观众禁止模仿)。不得不说豆豆是真的勇。

虎斑颈槽蛇 Rhabdophis tigrinus

经过百般折腾,也算是放它走了。继续返回出发点吧。

路旁停下一只东亚豆粉蝶 Colias poliographus,直接爬上坡趴下来拍爆(小花手机这广角畸变好奇怪啊)

东亚豆粉蝶 Colias poliographus ♂ HNH1
东亚豆粉蝶 Colias poliographus 雄性
爬坡拍蝶图

你没看错,旁边还是豆豆的手

豆手入镜3次了

进行一个七珍线的走出

活动结束,累的人都麻了,下次的话……是不是该破解金斑剑凤蝶了?!

最后感谢小豆豆,虫虫,菜小花的参与!感谢乌龟大师,耶格尔,老山敬德,翔月,筱迪等老师和大佬的鉴定!

拍摄设备:

Nikon Z7 ii + Nikkor Z105mm f2.8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1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qiyan
qiyan
2 月 前

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