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翅长须之湾 20220326

须臾之行铸须臾之梦

从去年春天开始就落下了两个遗憾:没有赤翅甲的高清图,没有长须蜂的高清图。正好周末温度适宜只有缕缕微风,我直接叫上老友Raidriar前往一条我从来没有走过的紫金山上山线路,王家湾线。

王家湾交通便利,地铁直接坐四号线到王家湾站,1号口出站后直接往前走走到靠近军队的地方就可以进入上山道了。比白马公园的上山点好走。我提前20分钟到了王家湾决定试下双头闪光灯灯臂位置再调整下柔光板。就拿路边的厕蝇 Fanniidae试一下。

厕蝇科 Fanniidae

等到Raidriar后就直接上山了。首先拍到了一个冬天次次都能在木头栏杆上看到的皿蛛 Linyphiidae,相比于冬天已经长大了不少,虽然还是很小(

皿蛛科 Linyphiidae

群飞的淡色姬果蝇 Scaptomyza pallida

淡色姬果蝇 Scaptomyza pallida HNH1
淡色姬果蝇 Scaptomyza pallida 大肚子雌性

这时路边的花丛中飞出几只中型的蜜蜂,“稍安勿躁稍安勿躁!”,然后就蹲下来往草丛贴去。Raidriar今天也是来扫街的,所以带了相机给我偷拍了一张。我大致看了一下,应该是条蜂属的。

拍蜂冯

刚刚瞄准条蜂对上焦,那只条蜂就如同有了智商一般,往花后面一躲,我就完全拍不到了,刚把相机拿开,它就换了一朵面向我的花,然后我就无限循环似的一蹲一蹲非常滑稽。

“今日,吾必斩汝马下!”

好家伙,这些捣鬼家伙简直就是坑人,玩弄我于“股掌之间”,我与它们“七进七出”却都拍不到一张完美的相片。不过多久头晕眼花,结果一低头看到一只站在叶子上的方颜叶蜂 Pachyprotasis sp.。我镜头每前进1cm就按一次快门,结果到了最近对焦距离它还没有飞走!终于来了几张比较舒服的照片。这种也是我今天的目标种,虽说根本定不了种(哭)

方颜叶蜂属待定种1 Pachyprotasis sp.1 HNH1
方颜叶蜂属待定种1 Pachyprotasis sp.1
方颜叶蜂属待定种1 Pachyprotasis sp.1 HNH2
方颜叶蜂属待定种1 Pachyprotasis sp.1(大头照)

再向前走,就看到低处的树干上扒着一只颗小黑日宁蝉 Yezoterpnosia obscura的蜕。小黑虽然常见,但是是南京唯一的早春蝉。之前我在红山动物园看过小黑羽化,然后带回家等他定色后拍了一张。

小黑日宁蝉 Yezoterpnosia obscura Ex HNH1
小黑日宁蝉 Yezoterpnosia obscura 蜕
小黑日宁蝉 Yezoterpnosia obscura ♂ HNH2
小黑日宁蝉 Yezoterpnosia obscura 雄性

旁边树叶里包着的黄斑园蛛 Araneus ejusmodi 幼体。

黄斑园蛛 Araneus ejusmodi 幼体
黄斑园蛛 Araneus ejusmodi 幼体

话说回来,我还在花丛之间追逐条蜂。不过这时我的余光瞟见了一只花上睡觉的雄性橙翅襟粉蝶 Anthocharis bambusarum。虽说上次在老山拍过了访花照了,但是这个这么近我都能直接拍爆框!虽然最后还是惊醒了他,晒到了太阳之后就飞走了。

橙翅襟粉蝶 Anthocharis bambusarum ♂ HNH3
睡觉的橙翅襟粉蝶 Anthocharis bambusarum 雄性

来自瀑布的馈赠

这时在一个路弯弯下射出一条瀑布,虽然不壮观但是也是很好的拍摄题材。我跟Raidriar说:“你看这个瀑布拍出来肯定特有感觉,有本事你跳下去拍。”

“诶,去就去谁怕谁!冲!”

说完就把牛仔帽往我手上一丢直接跳了下去。我一愣,但是一想这也很符合他的作风我就带上他帽子追条蜂去了。

拍瀑童
瀑流图

不一会等他拍完,我们俩在旁边汇合了。他给我看了一张水流奔涌图,

“拍的非常有感觉啊这个水珠,画面很硬朗”

“你追到那个蜂了吗?”

我打开相机一个一个键拨到了一张条蜂访花图。“卧槽,这有点意思!”

毛跗黑条蜂 Anthophora villosula

毛跗黑条蜂 Anthophora villosula ♂ HNH1
毛跗黑条蜂 Anthophora villosula 雄性
毛跗黑条蜂 Anthophora villosula ♂ HNH2
毛跗黑条蜂 Anthophora villosula 雄性 悬停访花

说罢,我又瞟到一只小菜蝉卧在小草上。挺小,不太好拍。原以为是什么角胸叶蝉尖胸沫蝉之类的,后来却问到是巢沫蝉科 Machaerotidae朴巢沫蝉 Makiptyelus dimorphus!嗯……没拍过的科,身价加倍!

朴巢沫蝉 Makiptyelus dimorphus HNH1
朴巢沫蝉 Makiptyelus dimorphus
朴巢沫蝉 Makiptyelus dimorphus HNH2
朴巢沫蝉 Makiptyelus dimorphus

菜货二纹柱萤叶甲 Gallerucida bifasciata 和一种不知名姬蜂 亚科Tersilochinae

二纹柱萤叶甲 Gallerucida bifasciata HNH2
二纹柱萤叶甲 Gallerucida bifasciata
亚科 Tersilochinae

本来就想今天找点蓬虆拍拍访花小甲,结果就看到了一大群交配的树莓小花甲 Byturus tomentosus。画面异常震撼呢,嗯。

树莓小花甲 Byturus tomentosus HNH2
树莓小花甲 Byturus tomentosus

入丛寻芳?

走着走着,几只菜粉蝶从我们身边飞过,落在不远处的一片花丛里。“这是个风水宝地啊,你看坡下就是小溪,还能晒到阳光,肯定有我今天想拍的长须蜂,就在这待会吧!”果不其然一进花丛蝴蝶、蜜蜂就扑面而来。

生境照
黄白寄蝇 Tachina ursina HNH2
晒太阳的黄白寄蝇 Tachina ursina

花上突然跳出了一个毛球!黄色身子棕色屁股,不是一般的蜂虻呢。之前只在南京见过大蜂虻 Bombylius major,今天这个比大蜂虻大,更加粗壮,感觉是精品!拍!回家和好友交流了一下,最终定了亮白蜂虻 Bombylius candidus

亮白蜂虻 Bombylius candidus HNH1
亮白蜂虻 Bombylius candidus 背面
亮白蜂虻 Bombylius candidus HNH2
亮白蜂虻 Bombylius candidus 正面

春天的常见蚜蝇 —— 狭带条胸蚜蝇 Helophilus eristaloidea

狭带条胸蚜蝇 Helophilus eristaloidea HNH1
狭带条胸蚜蝇 Helophilus eristaloidea

长须蜂!冯浈皓赶快过来!”Raidriar大喊,我直接放走了狭带条胸蚜蝇直奔花丛的另一头。

“卧槽!来了!”跑的时候动作太大了,结果惊动了长须蜂,飘飘地飞走了。

“淦!这样吧,你现在这等着,我去找找其他虫子,它如果回来了就立刻通知我!”

“行。”

我说完便重新回到崖边。刚走到半路就看到一只红红的小甲虫忽悠忽悠的飞向了悬崖。我心脏咯噔一下,激素瞬间释放,这要么是弩萤,要么就是赤翅甲!

我就跟着它来到了崖边。它停在了崖上伸出的叶子上。我感觉不太能够的到,但是还是得拼一下!我就趴在崖边,把相机伸了出去,找了个合适的角度啪嗒就是一张,终于,今天最重要目标种的第一种成了!是南京的一种小型赤翅甲——颜脊伪赤翅甲 Pseudopyrochroa facialis

颜脊伪赤翅甲 Pseudopyrochroa facialis HNH1
颜脊伪赤翅甲 Pseudopyrochroa facialis

拍完了我就用酱油杯收了,因为我詹大哥要就给他带着。回到花丛中央,看到了一只雌性的橙翅襟粉蝶在花上翘屁股,这个行为代表了雌性拒绝雄性的交配请求。乘雄性失落地飞走之后来两张!

橙翅襟粉蝶 Anthocharis bambusarum ♀ HNH2
橙翅襟粉蝶 Anthocharis bambusarum 雌性
橙翅襟粉蝶 Anthocharis bambusarum ♀ HNH3
橙翅襟粉蝶 Anthocharis bambusarum 雌性

“快快!长须蜂!它回来了!”我直接放弃了粉蝶,一头扎了过去。接近的时候我放慢速度,慢慢用相机贴近。终于在它停的时候拍到了一个dorsal和一个lateral,完美!

“就是,南京的长须蜂暂时没定种,差个标本呢”

“没事告诉你,我这个速A精A必给你拿下。”

“行,试试就逝世!”

回家问了蜜蜂科的大佬后发现就直接定出来了!花长须蜂 Eucera floralia!不亏,标本留给他做研究吧。

花长须蜂 Eucera floralia ♂ HNH2
花长须蜂 Eucera floralia 雄性
花长须蜂 Eucera floralia ♂ HNH1
花长须蜂 Eucera floralia 雄性

草上的野食蚜蝇 Syrphus torvus,在柔光板下腹部的光泽变成了蓝色,非常诡异。

野食蚜蝇 Syrphus torvus HNH1
野食蚜蝇 Syrphus torvus

“我觉得差不多了,撤吧。”

原路返回,回到刚刚的蓬虆花从那边,“我焯,赤翅甲!”又来一只赤翅甲。运气就是一个很玄学的东西。有时候你“幸幸”苦苦追了一只不那么常见虫拍半天收工之后它们就成群结队出现了,就像是在嘲讽你。

Raidriar说:“诶你看看这个红的是啥。”

我:“还不就是个赤翅……诶!这绝对是精品!”去年春天的时候就拍过,但是画质太差定不出种,正好今年补拍一下。最后定出是湖北长臂卷象 Phialodes hubeiensis

颜脊伪赤翅甲 Pseudopyrochroa facialis HNH2
第二只颜脊伪赤翅甲 Pseudopyrochroa facialis
湖北长臂卷象 Phialodes hubeiensis HNH1
湖北长臂卷象 Phialodes hubeiensis

栏杆上的精品盲蝽,朝鲜钩角盲蝽 Harpocera koreana

朝鲜钩角盲蝽 Harpocera koreana ♂ HNH1
朝鲜钩角盲蝽 Harpocera koreana

寻龙分金看缠山,一重缠是一重关。

“你看上面有个破烂屋子,说不定有精品走一波看看。”

上坡查看
屋外

关门如有八重险,不出阴阳八卦形。

小屋很破旧,屋顶全是塌的。里面已经长满了草丛了,可以说是与大自然融为一体了。

破砖旧瓦
千疮百孔

出即再入,入即再出

小屋下的路上有一些小虫子在蹦跶,我原以为是什么蚱蜢之类的,结果一看是三角斑毛小卷蛾 Cryptaspasma trigonana。还有一种很像的Cryptaspasma marginifasciata,只不过是夏季发生。

三角斑毛小卷蛾 Cryptaspasma trigonana HNH1
三角斑毛小卷蛾 Cryptaspasma trigonana

出口墙上的舞虻属 Empis sp.

舞虻属待定种1 Empis sp.1 HNH1
舞虻属待定种1 Empis sp.1

得了,今天就这样了,目标种全部破解,收获颇丰!

最后感谢Raidriar的参与!感谢袁峰,豆豆,石柒,老山敬德,南京生态,筱迪,詹志鸿,蛮荒大地,等好友老师的帮助和鉴定!

拍摄设备:

Nikon Z7 ii + Nikkor Z105mm f2.8

Canon EOS M50 Mark II + Canon EF 50mm F/1.8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6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Raidriar
Raidriar
6 月 前

什么叫速精双A啊(战术后仰)

一心
一心
5 月 前

能私个联系方式吗?一些蜂想请教

一心
一心
回复给  Slowswakey
5 月 前

那搭桥蜜蜂科大佬,hh

嘉然Diana
嘉然Diana
5 月 前

好好好,就爱看这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