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转蒙特韦尔德·二】平行的相反面

注:由于本文大部分物种都是国外种,中文名大多都是我拟的,方便我自己和读者记忆。我会在查询资料后确定一个好记且贴切分类学系统的中文名。一切请认准拉丁学名,若您觉得本文中文名(特别是热门类群的物种)不符合您的期盼或者旧称,那您忽略便是。

在来哥斯达黎加之前,我们几个就商量了要不要准备灯诱设备。因为我们几个都在美国上学,自己确实没有在中国使用的灯诱帐篷和汞灯,而且哥斯达黎加也没有户外电力,所以只能另辟蹊径,使用美国人常用的黑光灯。所谓黑光,就是紫外线,昆虫很容易被波长较短的光吸引,似乎紫外线灯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看到去去小几十瓦的功率,和五百瓦的汞灯相比一定逊色很多。不过再怎么说试试也是好的。回酒店拿上设备、白布和手电筒之后就继续前往早上的步道Ficus la Raiz了。

下午刚经过Ficus la Raiz的时候还看见了猴子,白脸卷尾猴 Cebus imitator Thomas, 1903。因为懒得换长焦就用手机拍了一段视频。(尝试用口哨交流但不咋理人)

播放视频

夜晚是切叶蚁的活跃时间。王冠顶切叶蚁 Acromyrmex coronatus Fabricius, 1804是最常见的顶切叶蚁,长得和芭切叶蚁属完全不一样,身体有棱有角,但这个属也是一类会切叶子搬到巢里培养菌圃的蚂蚁。

王冠顶切叶蚁 Acromyrmex coronatus (Worker) HNH1
王冠顶切叶蚁 Acromyrmex coronatus Fabricius, 1804
王冠顶切叶蚁 Acromyrmex coronatus (Worker) HNH2
王冠顶切叶蚁 Acromyrmex coronatus Fabricius, 1804

路过一栋建筑时,我碰巧看见白墙上有个天牛类似物,凑近一看竟是此行看见的第一种天牛——宽边青天牛 Chlorida cincta Guérin-Méneville, 1844,中美洲特有。

宽边青天牛 Chlorida cincta HNH1
宽边青天牛 Chlorida cincta Guérin-Méneville, 1844

路上遇到一群搬叶子的巨首芭切叶蚁 Atta cephalotes Linnaeus, 1758,老朋友了,就只找了一只兵蚁(大型工蚁)拍。

巨首芭切叶蚁 Atta cephalotes (Soldier) HNH2
巨首芭切叶蚁 Atta cephalotes Linnaeus, 1758

朽木甲亚科 Alleculinae的一只小虫,这几天在蒙特韦尔德见过很多次。

朽木甲亚科 Alleculinae

晚上的风相比于白天更大了,十几度的气温加上大风和小雨让人感觉这都不是一个热带国家该有的气温。不过晚上用手电筒找虫的效率确实高多了,这只汉伊树螽 Idiarthron hammuliferum Beier, 1960在手电的光下显得非常显眼,再加上本体巨大,我经过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

汉伊树螽 Idiarthron hammuliferum ♀ HNH1
汉伊树螽 Idiarthron hammuliferum Beier, 1960

一对正在交配的伊拉苏短肖叶甲 Brachypnoea irazuensis Jacoby, 1881,模式产地哥斯达黎加的伊拉苏火山,应该是高海拔的常见种类。

伊拉苏短肖叶甲 Brachypnoea irazuensis HNH1
伊拉苏短肖叶甲 Brachypnoea irazuensis Jacoby, 1881

翻石头翻出的红边施氏蝽 Schraderiellus cinctus Ruckes, 1959,这种可能就是喜欢藏在石头下面,看见的几只也全是翻石头翻出来的,也可能只是那几天天气比较冷找个缝隙越冬而已。

红边施氏蝽 Schraderiellus cinctus HNH1
红边施氏蝽 Schraderiellus cinctus Ruckes, 1959

到达步道入口,夜晚相比于白天很明显少了蝉鸣,蟋蟀、螽斯的叫声尤为刺耳。白天还在纳闷下坡的路途看起来生境非常完美却没什么虫,晚上的虫全部都出来了,和白天感觉就是两个地方。入口发现的蟋蟀科 Gryllidae的雌性。

蟋蟀科 Gryllidae

颜色和白天河谷有点不同的宽步甲族 Platynini

宽步甲族 Platynini

树皮上近乎隐形的拟扁蛛属 Selenops sp.

拟扁蛛属 Selenops sp.

挂在一根蜘蛛丝上的大蚊总科 Tipuloidea

大蚊总科 Tipuloidea
卡罗莱纳双叉蜣螂 Dichotomius carolinus ♀ HNH1
卡罗莱纳双叉蜣螂 Dichotomius carolinus Linnaeus, 1767
亮诺步甲 Notiobia pallipes HNH1
亮诺步甲 Notiobia pallipes Bates, 1882

水边一只雄性蜉蝣 Ephemeroptera亚成体,不知道是什么科的,眼睛的排列方式非常特别。

蜉蝣目 Ephemeroptera

晚上白天藏匿的盲蛛也都出来了。蒙特韦尔德常见的是这种棕红色的盲蛛。

盲蛛目 Opiliones
盲蛛目 Opiliones

我们决定将白布架在小溪边的两棵树中间,但因为紫外线灯没有提手所以挂不起来,我们花了好一会才把设备大致调试好。黑光和手电筒光惊动了旁边睡觉的一只异乡绡蝶 Ithomia xenos Bates, 1866。和其他绡蝶属种类不一样,这种绡蝶的前后翅并不是全透明的,后翅前缘有很明显的白色鳞毛。

异乡绡蝶 Ithomia xenos HNH1
异乡绡蝶 Ithomia xenos Bates, 1866

溪谷因为地势低,而且有树挡着,风小了不少,灯诱布并不会被吹飞。我们大致检查没有问题之后就往小溪内走去了。白天穿的防水鞋套已经在走了一天山路时候已经被树枝和石头划破了,一脚踩进水里瞬间透心凉,看来只能手脚并用爬石头了。

石壁上的幻紫遁夜蛾 Latebraria amphipyroides Guenée, 1852,体型很大,后翅有紫色的反光。

幻紫遁夜蛾 Latebraria amphipyroides HNH1
幻紫遁夜蛾 Latebraria amphipyroides Guenée, 1852

到了晚上到处都是大型的蜘蛛。

大型蜘蛛1
大型蜘蛛2

榕树根的缝隙之中在晚上也藏了一些奇异搞笑的虫。幽灵膝长角象 Goniocloeus funereus  Jordan, 1906身上有很多瘤状突起,配合着棕黄的花色,趴在树皮上很难看见。不过只要它动一下就不会逃过我的眼睛。

幽灵膝长角象 Goniocloeus funereus HNH1
幽灵膝长角象 Goniocloeus funereus  Jordan, 1906

白天找到的那只亮毛新猛蚁蚁后的同一块石头上,居然又出现了另一种新猛蚁的蚁后——沟额新猛蚁 Neoponera crenata Roger, 1861。和其他新猛蚁种类不同,部分体色是红的。

沟额新猛蚁 Neoponera crenata (Queen) HNH1
沟额新猛蚁 Neoponera crenata Roger, 1861

前方不远处用手电照看见了一个绿色的光点,有点像一个绿色的金属小球,靠近一看是隐肢叶甲属 Lamprosoma的种类。隐肢叶甲属是经典的“球状生物”,受惊之后会蜷缩成一个小球,从高处滚到枯叶堆之中。

隐肢叶甲属待定种1 Lamprosoma sp.1 HNH1
隐肢叶甲属 Lamprosoma sp.

因为我找东西找的慢,另外三人先往前走了,我就在后面仔细地翻一翻石头和树叶。找到一只身上带黑色斑点的叩甲科 Elateridae、枯叶中装死的锈异丽金龟 Anomala robiginosa Filippini, Galante & Micó, 2015、树皮上的晓尺蛾属 Eois sp.和金属色的毒隐翅虫亚科 Paederinae。只能说中美的东西真是太难鉴定了,查了几天的资料也完全不能定种,特别是部分类群基本上一找就是一个新种。

叩甲科 Elateridae
锈异丽金龟 Anomala robiginosa HNH1
锈异丽金龟 Anomala robiginosa Filippini, Galante & Micó, 2015
晓尺蛾属 Eois sp.
毒隐翅虫亚科 Paederinae

小溪边交配的杂色巴长蝽 Balboa variabilis Distant, 1893,长得有点毛肩长蝽那味。

杂色巴长蝽 Balboa variabilis HNH1
杂色巴长蝽 Balboa variabilis Distant, 1893
杰氏突眼象甲 Exophthalmus jekelianus HNH1
杰氏突眼象甲 Exophthalmus jekelianus White, 1858

条翅外萤叶甲 Exora encaustica Germar, 1824也算是当地较为常见的一种萤叶甲。

条翅外萤叶甲 Exora encaustica HNH1
条翅外萤叶甲 Exora encaustica Germar, 1824

东西找的差不多后,我就从小溪里爬到旁边的石台上准备去找另外三人了。刚绕过一个弯才发现他们蹲在一块土壁旁边。

“你们找到啥精品了吗怎么都不走了?”

“这里面好像有只捕鸟蛛。”

“嗯?”

我拿手电筒往一个中型的洞里探去,看见一只黑橙配色的大型蜘蛛守在洞底。

“我去,还真是捕鸟蛛,帮我拿下手电,顺便录下视频,看我把它钓出来!”

说罢我就找了一根藤条伸进洞里试着激怒这只捕鸟蛛。详细可以看下面的视频。(因为是Youtube所以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科学上网看一下)

播放视频

藤条前的螺旋可以模仿入侵洞口的小虫,我估计捕鸟蛛胆子不会很大,肯定会试着去咬住那根藤条然后被我揪出来。但是这只很警觉,连续逗了好几个回合都不肯出洞,最多也就是被我揪到洞口就立刻松口了。我的相机没法拍洞里的东西就只能作罢了。无论如何,这还是我第一次看见野生的捕鸟蛛。这种是哥斯达黎加特产 Megaphobema mesomelas O. Pickard-Cambridge, 1892

除了刚刚介绍的聚集的盲蛛,我们还在石壁上见到了一大群窄跗伪瓢虫 Stenotarsus sp.。以前见过的伪瓢虫聚集也就几只十几只这样的,这几百只聚集在一起的确是有些震撼。

窄跗伪瓢虫属 Stenotarsus sp.
窄跗伪瓢虫属 Stenotarsus sp.
条腹弓背蚁 Camponotus conspicuus (Worker) HNH1
条腹弓背蚁 Camponotus conspicuus Smith, 1858

感觉是曼盲蝽属高配版的盲蝽,定不出来是什么属的。

盲蝽科 Miridae

光角蛃科 Meinertellidae,之前从来没见过。

光角蛃科 Meinertellidae

本以为是个飞虱,没想到是耳袖蜡蝉族的Patara sp.

Patara sp.

发挥在加州找鸣虫的经验,很快就找到了背景里一直在叫的一种蛉蟋 Trigonidiidae

蛉蟋科 Trigonidiidae

一开始以为是蟋螽科的,结果仔细一看还是一种拟叶螽,短翅黑树螽 Melanonotus powellorum Rentz & D.C.F., 1975,无论雌雄翅膀都很短。

短翅黑树螽 Melanonotus powellorum ♀ HNH1
短翅黑树螽 Melanonotus powellorum Rentz & D.C.F., 1975

随处可见的一种光蠊 Epilampra sp.和正在交配的褶翅蠊属 Anaplecta sp.。不得不说晚上树叶上蜚蠊真是随处可见。

Epilampra sp.
褶翅蠊属 Anaplecta sp.

树叶上缩在一起睡觉的树蛙 Pristimantis ridens Cope, 1866

Pristimantis ridens Cope, 1866

哥斯达黎加特有的明翅艾大蚊 Epiphragma inaequicinctum Alexander, 1941,在当地类似的艾大蚊种类中,特点是触角第二节黄色,剩余黑色。

明翅艾大蚊 Epiphragma inaequicinctum HNH1
明翅艾大蚊 Epiphragma inaequicinctum Alexander, 1941

一款浑身带毛的鳃金龟亚科 Melolonthinae

鳃金龟亚科 Melolonthinae

从地上捡起一片落叶,发现上面有另一种新猛蚁——铜绿新猛蚁 Neoponera aenescens Mayr, 1870,特点也很明显:腹部有铜绿色金属光泽。

铜绿新猛蚁 Neoponera aenescens (Worker) HNH1
铜绿新猛蚁 Neoponera aenescens Mayr, 1870

“怎么走了大半天了还没到那个路牌啊。”

“不知道啊,从这往下走试试看。”

在一个很熟悉的路口继续往下走之后就到了那块熟悉的“内有持枪疯子”的铁皮墙附近了。

“不对啊,都到这了怎么还没看到路牌?”

我们几个往后找了很多条路都没看见那块路牌,实在没办法继续找路夜探了,再加上已经快11点了,就只能回到起点查灯。

只能说是一片惨状。虽然一路上手电筒吸引过来不少飞蛾,但灯诱布上的寥寥无几。还是因为黑光灯功率太低了吧。

Leptonema的一种绿色的长角纹石蛾,远处看挺像草蛉的。

Leptonema sp.

双尾蛾亚科的灰钩双尾蛾 Syngria druidaria Guenée, 1857,前翅钩状,不仔细看后翅还以为是钩蛾科的种类。

灰钩双尾蛾 Syngria druidaria HNH1
灰钩双尾蛾 Syngria druidaria Guenée, 1857

一只羽化失败的花萤。

花萤科 Cantharidae

三种完全不认识的夜蛾。

夜蛾总科 Noctuoidea
夜蛾总科 Noctuoidea
夜蛾总科 Noctuoidea

一种完全不认识的灰尺蛾。

灰尺蛾亚科 Ennominae

长得很花哨的黑纹幻灯蛾 Eucereon costulata Herrich-Schäffer, 1855,感觉有点模仿斑蛾的意思。在后续的文章中我会分享当地非常多长得像斑蛾的灯蛾。

黑纹幻灯蛾 Eucereon costulata HNH1
黑纹幻灯蛾 Eucereon costulata Herrich-Schäffer, 1855

目光再次来到小溪边的树上。我小心翼翼的站在小溪的石头上想看看有没有被灯光吸引来的蛾子,把树枝上的树叶慢慢转到我面前,果不其然还是有点东西的。

另一只异乡绡蝶 Ithomia xenos Bates, 1866

异乡绡蝶 Ithomia xenos HNH2
异乡绡蝶 Ithomia xenos Bates, 1866

几只聚集的细颚姬蜂属 Enicospilus sp.

细颚姬蜂属 Enicospilus sp.

宽斑胸灯蛾 Pelochyta arontes Stoll, 1782,与其他斑胸灯蛾属物种的不同之处在于额上的黑色斑较宽。

宽斑胸灯蛾 Pelochyta arontes HNH1
宽斑胸灯蛾 Pelochyta arontes Stoll, 1782

在脚边乱跳的一种牛蛙Lithobates warszewitschii Schmidt, 1857,背上有绿色的斑点看起来很妙。

Lithobates warszewitschii Schmidt, 1857
Lithobates warszewitschii Schmidt, 1857

从河谷爬上来,外面还在刮大风,雨也变得大了起来。不过我们还是没有停止搜寻。树上缠着的绳子上有一个长得很精品的拟步甲,可惜还没仔细拍就掉了。地上我还找到一只避日蛛,Ammotrechinae亚科的,也是中美洲特有的亚科。看起来是雌性,肚子很大。

Ammotrechinae 亚科

树上绳子趴着一只奇趣拟步,可能是某种轴甲。

拟步甲科 Tenebrionidae

雨越下越大了,我们赶紧走到大马路边上。有辆出租车示意我们要不要打车,我们想都没想直接上车,不过并不是坐进车里,而是全部坐在皮卡的斗里。风卷着雨往脸上胡乱的拍,不过我们还是都很满意第一次夜探就有不小的收获,期待第二天Ecological Sanctuary的刷山行程了。

有亿点点抽象

下期链接:

点击进入:【逆转蒙特韦尔德·三】热带雨林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1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无解的方程的解
无解的方程的解
18 天 前

作者辛苦了,确实牛批,期待新的文章٩(๑>◡<๑)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