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转蒙特韦尔德·三】热带雨林

注:由于本文大部分物种都是国外种,中文名大多都是我拟的,方便我自己和读者记忆。我会在查询资料后确定一个好记且贴切分类学系统的中文名。一切请认准拉丁学名,若您觉得本文中文名(特别是热门类群的物种)不符合您的期盼或者旧称,那您忽略便是。

早起、吃了一碗Gallo Pinto之后,我们出发前往第二天所决定去的Ecological Sanctuary了。当天天气不错,没有飘很大的雨点,也没有能把人吹走的大风,所以我们直接徒步前往。中途会跨过几个三十几度的大坡,就是车爬上去都很费力的那种。绕过两个S形的弯再经过第二天去的Ficus la Raiz步道之后就能到达前往Ecological Sanctuary的土路。我们第二天下午只是浅浅的在这条路上刷了刷,没有仔细翻木头,所以我们决定在进保护区之前先在这条路上开开朽木,看看能不能有些没见过的东西。

地上的一种长得非常奇怪的漠甲亚科的拟步甲——铜色亮毛甲 Lobometopon cupreum Champion, 1884,长得一点都不像漠甲亚科的种类,整体铜色,体态有点像牙甲、豉甲那类水生甲虫和拟步甲的结合。

铜色亮毛甲 Lobometopon cupreum HNH1
铜色亮毛甲 Lobometopon cupreum Champion, 1884

此行遇到的第一种大型蛱蝶,红端帘蛱蝶 Siproeta epaphus Latreille, 1813,翅面黑色,但翅端的半边全部为橙红色。白天气温还没有上来,大型蛱蝶会飞得比较慢,很多时候会停下来晒太阳,所以用50微是可以拍的。50微拍蝴蝶的技巧和105倒是完全不同。105我会使用步步逼近的方法,我会从一个较远的地方开始按快门,然后一直按到贴的很近的时候,这样能保证抓到一张所占像素最高的照片。但50微焦段太短了,我的办法是“出其不意”,就是提前调好大致对焦距离,出其不意的靠近被摄蝴蝶,在它没被惊飞的时候赶紧拍几张。因为50微完全没法拍自然光,所以几乎这次出行所有白天的蝴蝶都是柔光照。

红端帘蛱蝶 Siproeta epaphus HNH1
红端帘蛱蝶 Siproeta epaphus Latreille, 1813
红端帘蛱蝶 Siproeta epaphus HNH2
红端帘蛱蝶 Siproeta epaphus Latreille, 1813

找到一块看上去很完美的朽木,就掏出改锥和锤子开始开了。我翻开一块碎木,看到上面有一只白色的无翅小虫在爬,手直接放在相机上从腰间一抽就开始拍,拍完之后我瞬间懵了。

“我去!我去!”

“啥东西啊?”

“这好像是,缺……缺翅虫!”

“我靠?”

“这波怕不是铁新种了。赶紧再找几只!找找有翅成虫!”

在木头处又开了几根,果不其然开出了几只黑色的和白色的。

“诶等等,这个咋这么奇怪,尾须这么长……靠,不会是蠼螋崽子吧!”

仔细把相机里照片放大一看,果然是只苔螋科 Spongiphoridae的一龄若虫。不放大看,再加上和缺翅虫的生境高度符合,正常人第一眼都会看成缺翅虫!给我白高兴了一场。

苔螋科 Spongiphoridae

“等等,我好像开到行军蚁了!”浩哥这样说道。

“嗯?我看看。”

果不其然,朽木下的土堆里有一群红色的小型蚂蚁,其中还有几只大型工蚁,眼睛退化,看起来就是行军蚁。这种红色的行军蚁是盲钳蚁 Labidus coecus Latreille, 1802,并不是我们想要找的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当地非常著名的游蚁属。不过这还是我第一次见行军蚁,值得记录。

盲钳蚁 Labidus coecus (Worker) HNH1
盲钳蚁 Labidus coecus Latreille, 1802
盲钳蚁 Labidus coecus (Worker) HNH2
盲钳蚁 Labidus coecus Latreille, 1802
盲钳蚁 Labidus coecus (Soldier) HNH1
盲钳蚁 Labidus coecus Latreille, 1802 兵蚁
盲钳蚁 Labidus coecus (Soldier) HNH2
盲钳蚁 Labidus coecus Latreille, 1802 兵蚁

同样在朽木中挖洞的浅褐乳白蚁 Coptotermes testaceus Linnaeus, 1758,中南美洲的常见乳白蚁种类,有时候会随着木材前往世界各地,但好像现在还没有显著的入侵事件。

浅褐乳白蚁 Coptotermes testaceus (Worker) HNH1
浅褐乳白蚁 Coptotermes testaceus Linnaeus, 1758

两种看起来不太精品的象甲科 Curculionidae

象甲科 Curculionidae
象甲科 Curculionidae

一种非常小的阎甲科 Histeridae和陆栖的牙甲科 Hydrophilidae

阎甲科 Histeridae
牙甲科 Hydrophilidae

大致扒完木头后,就继续在土路上的植被附近找虫了。红纹显长蝽 Ochrimnus pallescens Stal, 1862,应该是种当地的常见害虫。

红纹显长蝽 Ochrimnus pallescens HNH1
红纹显长蝽 Ochrimnus pallescens Stal, 1862

球蚁蜂亚科 Pseudomethoca的一种蚁蜂,看上去不是很特别。

Pseudomethoca sp.

到达保护区大门,我们再次遇到了那个工作人员。和她确定好物种的位置信息之后我们只能乖乖的买了票。白天的行程加上晚上夜探单人学生优惠26刀,相当于182人民币,就看拍到的东西能不能回本了。

在他们买票的时候,我发现门口有很多蝴蝶在狂飞,我就暂时换上了200-500这颗长焦头决定拍一会蝴蝶,没想到基本上都不停,只有这只虎蛱蝶 Hypanartia lethe Fabricius, 1793稍微停了一下,但是离我还是太远了,根本拍不好。

虎蛱蝶 Hypanartia lethe HNH1
虎蛱蝶 Hypanartia lethe Fabricius, 1793

随后我们就正式进入保护区了。保护区有四五条小路入口,为了到达游蚁出没的区域,我们决定绕一个大弯,尽可能走满所有的道路。刚进入的时候,我看到栏杆上的苔藓上有一个很奇怪的小东西,拍出来看是个腿很长的象甲 Rhamphini族。虽然已经挂了,但姿势还不错,而且看上去非常奇趣。

Rhamphini 族
Rhamphini 族

保护区里照样可以听到在Ficus la Raiz听到的蝉鸣,我试着找找声音来源,看了五分钟终于看到一只,经鉴定是咖啡三节蝉 Guyalna coffea Sanborn, Moore & Young, 2008,这个属的蝉跗节3节,新热带界广布属,鸣叫声也是很经典的热带蝉鸣。

咖啡三节蝉 Guyalna coffea ♂ HNH1
咖啡三节蝉 Guyalna coffea Sanborn, Moore & Young, 2008

继续开木头开出的大齿猛蚁雌性繁殖蚁,因为是繁殖蚁所以我只能定出是血色种团haematodus的,定不到种。

血色种团 haematodus

走下土阶到达第一个瀑布。另外三人在前面走去查看瀑布的情况,我则是在栅栏上看看有没有精品蚂蚁。果不其然有几只徘徊的单伪切叶蚁 Pseudomyrmex simplex Smith, 1877。黄色的伪切确实少见。

单伪切叶蚁 Pseudomyrmex simplex (Worker) HNH1
单伪切叶蚁 Pseudomyrmex simplex Smith, 1877
单伪切叶蚁 Pseudomyrmex simplex (Worker) HNH2
单伪切叶蚁 Pseudomyrmex simplex Smith, 1877

在确定前方瀑布没有好虫之后我就调转方向回到主路了。在树叶上发现一种模仿红萤的盾铁甲族 Chalepini,完美模仿前传种提到的网纹翅红萤 Calopteron reticulatum。

前往瀑布的土丘
盾铁甲族 Chalepini

到达一个类似果园的地方,种了几棵果树。树叶上可以找到一些类似这种匙胸瘿蜂亚科 Eucoilinae的瘿蜂。我还碰巧找到了一只潜吉丁族 Tracheini,看上去和众多潜吉丁没啥大的区别。

匙胸瘿蜂亚科 Eucoilinae
潜吉丁族 Tracheini

果园里还有很多粉蝶在飞行除了最普通的菜粉蝶,比较好看的就是这种霸主彩粉蝶 Catasticta hegemon Godman & Salvin, 1889了。斑粉蝶的腹面配色加上奇怪的白色正面,看上去确实非常热带。

霸主彩粉蝶 Catasticta hegemon HNH1
霸主彩粉蝶 Catasticta hegemon Godman & Salvin, 1889
霸主彩粉蝶 Catasticta hegemon HNH2
霸主彩粉蝶 Catasticta hegemon Godman & Salvin, 1889

捡落叶捡到的奇怪毛泥甲科 Ptilodactylidae,水边常见类群。

毛泥甲科 Ptilodactylidae
长喙甲大蚊 Teucholabis rostrata HNH1
长喙甲大蚊 Teucholabis rostrata Enderlein, 1912

经过一片蕨类植物的时候,我们看到了一大群黑色的东西再抖动,仔细一看是几百只前天晚上看到的棕色盲蛛聚集在一起。着实是有纪录片那味了,盲蛛感受到周围的动静之后通过震动试图吓走敌人,就连蕨类植物的茎都被震的一上一下的抖动。

播放视频

小盾片有奇怪斑纹的圆斑盾叶蝉 Mareja urbana Stal, 1864,哥斯达黎加并没有详细记录,最近的记录在墨西哥。

圆斑盾叶蝉 Mareja urbana HNH1
圆斑盾叶蝉 Mareja urbana Stal, 1864

这时后面的航哥说找到幽甲了,我说:“这么容易?”,一看确实有只黑白相间的幽甲趴在一根不起眼的栅栏上。哥斯达黎加特产卓氏幽甲 Zopherus jourdani Sallé, 1849比加州的魔铁幽甲好看不少,至少这样的黑白配色我很喜欢,这个也是正宗的幽甲属。不过说实话感觉没有魔铁幽甲摸上去硬,但是还是很有质感。

卓氏幽甲 Zopherus jourdani HNH1
卓氏幽甲 Zopherus jourdani Sallé, 1849

一只看上去比较普通的银鳞蛛属 Leucauge sp.

银鳞蛛属 Leucauge sp.

“诶,你看这个是什么叶蝉,看上去好高级。”

“我看看,我去!这是角蝉啊!”,说完就开始提相机了,但是才拍了个肚子它就跳走了。

“为什么会有角蝉吃蕨啊。”

“我估计应该只是跳上来的而已,毕竟还没怎么靠近就飞了,肯定还没把嘴插进去。”

经过大致鉴定,应该是Acutalini族那类没有胸角的角蝉。

Acutalini 族

不远处的藤条上我们找到了另一种显长蝽——褐显长蝽 Ochrimnus conjunctus Distant & W.L., 1882,大致与红纹显长蝽类似,只不过斑纹全部是棕褐色的。

褐显长蝽 Ochrimnus conjunctus HNH1
褐显长蝽 Ochrimnus conjunctus Distant & W.L., 1882

我们继续向山下的河谷走去,能明显感觉到空气在一点点变得潮湿。前面的浩和航突然叫了声“闪蝶!”,我和淇一抬头才看到一只大型蝴蝶贴着我们头顶飞过,正是海伦闪蝶。不过海伦闪蝶在正常时间几乎不停下歇息,只能看见它们挥动翅膀时露出的那内翅的蓝色光辉。我们只能把希望全部寄托在第四天的蝴蝶馆里,毕竟哥斯达黎加本地的蝶馆不可能没有海伦闪蝶。

在看海伦闪蝶飞过的同时,突然有个体型巨大、翼展恐怖的蟌从一根树枝上起飞。

“这,我去,这是直升机啊!”

众人立刻抬起头朝着头顶的枝条望去。

“哦这个这个,这个好像是那个和直升机(豆娘)同属的那个蟌!”

华丽巨蟌 Mecistogaster ornata Rambur, 1842,真就是一个巴掌那么大。这只是雌性,前后翅端部的那个圆形白斑在它飞行或者悬停的时候非常显眼,甚至可以行程一对括号状的残影。我果断放弃使用50mm微距,立刻脱下包换上了超长焦,找了个顺光的地方就开始拍了。仔细看这只在原地悬停不想乱飞的原因应该是在进食。不知道这种巨型的蟌可以吃多大的东西。但再怎么说拍蟌最简单的时候就是它们吃东西的时候。

华丽巨蟌 Mecistogaster ornata ♀ HNH1
华丽巨蟌 Mecistogaster ornata Rambur, 1842

一种比较长的红萤科 Lycidae雌性。

红萤科 Lycidae

栏杆上的一种火蚁 Solenopsis sp.,火蚁属的特征就是触角末2节膨大。

火蚁 Solenopsis sp.

看上去晶莹剔透的䗛目 Phasmida若虫。

䗛目 Phasmida

Bothriocerinae 亚科的一种菱蜡蝉,身上还附带着一些蜡丝。

Bothriocerinae 亚科

经过很长时间的下坡之后我们终于来到了低处的小溪,小溪是从山体上顺势流下来的,正好穿过山底的一座小桥到先前的瀑布。小桥边上也有不少植被。我们发现了一种非常大的管蓟马科 Phlaeothripidae,体型达到了惊人的两厘米,对于蓟马来说这是非常震撼的。

管蓟马科 Phlaeothripidae

靠近水边必须有蟌。舞蟌属是新大陆最标志性的蟌,大多数种类的雄性均为深蓝色,看上去非常有气质。哥斯达黎加分布的是髓舞蟌 Argia medullaris Hagen, 1865,我运气比较好,有只雄性在进食,另外一只雌性在望呆,所以就全部收入硬盘里了。

髓舞蟌 Argia medullaris ♂ HNH1
髓舞蟌 Argia medullaris Hagen, 1865 雄性
髓舞蟌 Argia medullaris ♀ HNH1
髓舞蟌 Argia medullaris Hagen, 1865 雌性

一只会“揣手”的多氏碧舟蛾 Rosema deolis Cramer, 1775,碧舟蛾属是新热带界的奇趣舟蛾,看上去有点像绿刺蛾属,前足都是这么摆在外面的。

多氏碧舟蛾 Rosema deolis HNH1
多氏碧舟蛾 Rosema deolis Cramer, 1775
绿鳞驳象甲 Claeoteges virosa HNH1
绿鳞驳象甲 Claeoteges virosa Pascoe, 1880

蚤蝼总科有三个科,其中蚤蝼科最为常见,短足蝼科是神级物种只有澳大利亚和南美南部才能找到,而另一个科泽蚤蝼科能在中南美洲找到。我们到达水边之后,我从未停止过泽蚤蝼科的搜寻。这类蚤蝼普遍后翅较长超过腹部,看上去有点像蚤蝼和蚱的混合体。随着我们走得越来越远,打开地图却发现离行军蚁的那部分区域还有十万八千里,再加上我们走到了一处植被稀疏区,阳光一下就把温度烤到了快30度,我们不得不加快行程。

“等等,你先别动!”我对着航讲,“你身上有个好货。”

之间航哥的衣服上趴着一只我正要找的泽蚤蝼。“等等,如果你身上有,附近肯定还有,它们跳跃能力很强的,找找!”

“我这有好几只在跳你看看是不是!”

只见一种体型较小,体黑色,腿橙色的泽蚤蝼在土阶上、土壁上乱跳,仔细看了一下是哥斯达黎加南部模产的红腿泽蚤蝼 Ripipteryx biolleyi Saussure, 1896。这种非常精品,还挺稀有,我们接下来几天的行程也只找到这里的一群。50微拍小虫真的贴的太近了,从队友视角看我就是用柔光板使劲摩擦土墙。

红腿泽蚤蝼 Ripipteryx biolleyi HNH1
红腿泽蚤蝼 Ripipteryx biolleyi Saussure, 1896
红腿泽蚤蝼 Ripipteryx biolleyi HNH2
红腿泽蚤蝼 Ripipteryx biolleyi Saussure, 1896

树叶上找到的最精品的小蝇——亮胸扁足蝇 Bertamyia notata Loew, 1866的雄性。体型很小,体长,胸部和腹部有亮蓝色的亮片,看上去很奇趣。

亮胸扁足蝇 Bertamyia notata ♂ HNH1
亮胸扁足蝇 Bertamyia notata Loew, 1866

林间也是不少弄蝶的生境。哀矩弄蝶 Quadrus lugubris R. Felder, 1869特别喜欢停落,但是落的位置都很阴间,全部都在树叶下方。趁它落在较高的树叶上,我赶紧把相机贴在它脸上,然后配合柔光拍出了一种广角微距的感觉。可能是照片配上明亮的背景就让画面有了临场感吧。

哀矩弄蝶 Quadrus lugubris HNH1
哀矩弄蝶 Quadrus lugubris R. Felder, 1869

又找到一种很奇怪的露螽亚科 Phaneropterinae若虫。

露螽亚科 Phaneropterinae

经过了四个小时的爬上爬下,再加上阳光直射,中午还没吃饭,我们每个人都要走不动了。但是发现居然前往游蚁出没的那片区域还有一半的路程,我们也没什么办法,只能原路返回去找地方吃饭再看看晚上可不可以碰到了。所以我们回到了出口处。

这时淇哥大喊:“卧槽,快,快!英雄蛛蜂!!!”

“卧槽!”

只见路边草垛旁边有只体长七八厘米的巨型蛛蜂在乱爬,寻找猎物。这就是可以猎杀捕鸟蛛的米氏沟蛛蜂 Pepsis mildei Stål, 1857!这就是世界上最大的蛛蜂种类,经典的收藏品种,蛰人痛感略逊于子弹蚁。亮黄色的触角在抽动下显得非常有力,形成黄色的扇面;身上的绒毛有强烈的蓝紫色金属光泽,真是危险而震撼。我哪管的了这么多,第一时间就上前压相机去了。只不过它没打算停留太长时间,走了一会就决定飞走了。就连飞行的声音也十分清晰。

米氏沟蛛蜂 Pepsis mildei HNH1
米氏沟蛛蜂 Pepsis mildei Stål, 1857

飞走后,四人原地愣了一会,都在回味刚刚的巨型精品。但肚子饿是忘不掉的,我们就立刻往大路上奔走。在路上我还捡到一种双啮科 Amphipsocidae,从来都没见过。

吃完饭,我们回酒店进行了一次小休整,接着步行回到了生态保护区等待夜探的导游……

双啮科 Amphipsocidae

下期链接:

点击进入:【逆转蒙特韦尔德·四】加分大赛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2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无解的方程的解
无解的方程的解
15 天 前

期待!(*❦ω❦)

沈子会Annie
沈子会Annie
15 天 前

盲蛛好可爱呀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