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转蒙特韦尔德·四】加分大赛

注:由于本文大部分物种都是国外种,中文名大多都是我拟的,方便我自己和读者记忆。我会在查询资料后确定一个好记且贴切分类学系统的中文名。一切请认准拉丁学名,若您觉得本文中文名(特别是热门类群的物种)不符合您的期盼或者旧称,那您忽略便是。

经过白天的长时间探点,我们大致都了解了生态保护区的情况,那就是,异常精品。就第二天在Ficus la Raiz的情况来看,白天东西和晚上基本完全不一样,那么Ecological Sanctuary肯定亦是如此。我们在5点到达了生态保护区门口,等待我们的夜探导游。(这期因为精品太多了,所以内容很多,希望大家耐心看完!感谢!)

“说实话,这导游真的靠谱吗,我从来没听说过我们这些人夜探还要找导游的。”

“无所谓了,反正钱都交了,希望能回本。”

跟工作人员大致聊了一会之后,她告诉我们非常不好意思,导游会推迟一点过来,我们都心想着太棒了,能推到7点再来都行,越晚越好。然后我们就在保护区门口附近转转看看能不能抓紧时间刷到点东西。

老朋友盖氏埃马蜂 Epipona guerini de Saussure, 1854,这只可以清楚看到有刻点的并胸腹节。

盖氏埃马蜂 Epipona guerini HNH2
盖氏埃马蜂 Epipona guerini de Saussure, 1854

一小群缘腹细蜂亚科 Scelioninae(可能)围在一撮蝽卵周围,可能是刚从寄生的蝽卵中羽化出来。

缘腹细蜂亚科 Scelioninae
缘腹细蜂亚科 Scelioninae

金属栅栏上趴着的焰盾蝽 Pachycoris torridus Scopoli, 1772,看上去很有意思。有点类似我国的半球盾蝽,但是颜色彻底是反过来的。

焰盾蝽 Pachycoris torridus HNH1
焰盾蝽 Pachycoris torridus Scopoli, 1772

“来吧,导游到了!”

“行。”

只见一个穿着雨靴的男人站在保护站门口,看上去是当地人。

“你就是很懂虫那个导游吗?”

那人用一口有点变扭的英语说:“是,你们要找什么来着的?”

“行军蚁,子弹蚁,角蝉,其他的只要看到就跟我们说,我们对所有昆虫都感兴趣,你尽可能找就行,别放水!”

“好,我们出发。”

我们从和早上不同的入口进入,似乎是前往它们的果园。

“诶,你们先等等,我先拍个褐蛉。”

枝条上的一只钩努褐蛉 Nusalala uncata Kimmins, 1936,努褐蛉属是高海拔常见的褐蛉的属,uncata这个种有哥斯达黎加的分布。枝条下方正巧有一只睡觉的霸主彩粉蝶 Catasticta hegemon Godman & Salvin, 1889。这波四人小队先加两分。

钩努褐蛉 Nusalala uncata HNH1
钩努褐蛉 Nusalala uncata Kimmins, 1936
霸主彩粉蝶 Catasticta hegemon HNH3
霸主彩粉蝶 Catasticta hegemon Godman & Salvin, 1889

这时,前方的导游表示找到个蛾幼虫,我一看是只天蛾幼虫,经鉴定是Xylophanes hannemanni Closs, 1917的幼虫,看上去不错,导游加一分。

Xylophanes hannemanni Closs, 1917

“你看这个,这个就是那个很火的模拟红萤的蛾!”航这么说道。我往回看了一下,“哇,太强了,这个精品!” 端黑红萤灯蛾 Dycladia correbioides Felder, 1869,一款热门的蛾,不仅像红萤,还挺像斑蛾。小队加一分。

端黑红萤灯蛾 Dycladia correbioides HNH1
端黑红萤灯蛾 Dycladia correbioides Felder, 1869

可能是Lobopoda属的朽木甲,我再加一分。

Lobopoda sp.

暗幻灯蛾 Eucereon obscura Möschler, 1872,在幻灯蛾属里独树一帜,人家翅膀都是张开的,就它是叠起来的,看起来也很奇怪。虽然导游也在不停的找虫,但我再加一分。

暗幻灯蛾 Eucereon obscura HNH1
暗幻灯蛾 Eucereon obscura Möschler, 1872

斑大红蝽 Largus maculatus Schmidt, 1931,也是大红蝽科的种类,看上去很精品。加一分。

斑大红蝽 Largus maculatus HNH1
斑大红蝽 Largus maculatus Schmidt, 1931

这时向导带我们来到了一个看上去很人工的地方,里面种了一些菜还有果树。他示意我们他指向的一株花上有个东西,我一看就震惊了,体长六七厘米的一个棱胸光绿螽 Stilpnochlora thoracica Serville, 1831雄性,看上去有点像拟叶螽亚科的,但是它确实是种露螽。精品!向导加分。不过是个人估计都能想到这地方就是它们园区的观察基地,白天买票都不让进,肯定是自己已经观察很久了才来带夜探,感觉和中国那些搞自然教育的人都差不多。

棱胸光绿螽 Stilpnochlora thoracica ♂ HNH1
棱胸光绿螽 Stilpnochlora thoracica Serville, 1831

之后他又指了另一株花上面,是一只瘤皮詹天牛 Jamesia papulenta Thomson, 1868“完蛋了,我咋这么明显都没看到,不管,先拍。”导游继续加分。

瘤皮詹天牛 Jamesia papulenta HNH1
瘤皮詹天牛 Jamesia papulenta Thomson, 1868
瘤皮詹天牛 Jamesia papulenta HNH2
瘤皮詹天牛 Jamesia papulenta Thomson, 1868

旁边不远处树上有一只瘤皮伊拟䗛 Isagoras asperus Bellanger & Conle, 2013,挺显眼的,小队加分。

瘤皮伊拟䗛 Isagoras asperus ♀ HNH1
瘤皮伊拟䗛 Isagoras asperus Bellanger & Conle, 2013

汉伊树螽 Idiarthron hammuliferum Beier, 1960的雄性的发声膜非常小,主要是这真的有点菜,我们就不算分了。

汉伊树螽 Idiarthron hammuliferum ♂ HNH1
汉伊树螽 Idiarthron hammuliferum Beier, 1960

姬蜂族 Ichneumonini,长得挺好看,但还是菜,我们再让一分。

姬蜂族 Ichneumonini

“你看这个,这个就是那个模仿枯叶的!”是残翅叶翅螽 Mimetica incisa Stål, 1875!这种的前翅底部有一个凹陷,看上去像是被撕坏的叶子,是很经典的一种模仿叶子的螽斯,加一分。(这才是真正的枯叶,拟叶螽亚科完全比不过这个)

残翅叶翅螽 Mimetica incisa ♂ HNH1
残翅叶翅螽 Mimetica incisa Stål, 1875

找到的另一只小的象甲,浑身有金色毛。

象甲科 Curculionidae

导游还在不停找虫,但看上去什么都没看到,可能它们认为的虫就是蝴蝶,大型甲虫之类的吧。我又找到了一只耶稣山新丽树蟋 Neoxabea cerrojesusensis Collins, van den Berghean den Berghe & Carson, 2014,看上去奇异搞笑,前翅的两个黑斑就是特征。加分加分。

耶稣山新丽树蟋 Neoxabea cerrojesusensis ♀ HNH1
耶稣山新丽树蟋 Neoxabea cerrojesusensis Collins, van den Berghean den Berghe & Carson, 2014

猛然回首,看到一个阔叶植物下倒挂这一个粉蝶,我立刻保持警惕了起来,慢慢把叶子翻了过来,生怕它被吓飞了。这是一只异型粉蝶 Lieinix nemesis Latreille, 1813,前翅钩状,后翅有黄色大型斑块。同样的找法,我还找到一只杜娜染弄蝶 Remella duena Evans, 1955,很小巧可爱。爆加两分。

异型粉蝶 Lieinix nemesis HNH1
异型粉蝶 Lieinix nemesis Latreille, 1813
杜娜染弄蝶 Remella duena HNH1
杜娜染弄蝶 Remella duena Evans, 1955

“拍完了吗?这边有个奇趣蝗虫。”

“好马上来。”

一看这只是种无翅的类型,应该是丛林钩刺蝗 Rhachicreagra drymocnemensis Jago & Rowell, 1981,体色很漂亮,看上去也很热带,加分。

丛林钩刺蝗 Rhachicreagra drymocnemensis HNH1
丛林钩刺蝗 Rhachicreagra drymocnemensis Jago & Rowell, 1981

一只看上去有点诡异的大蚊总科 Tipuloidea,翅膀上有一些缨毛。

大蚊总科 Tipuloidea

航哥开木头递过来的金光闪闪的金谱叶甲 Calligrapha fulvipes Stål, 1859,也是中美洲的代表种了。

金谱叶甲 Calligrapha fulvipes HNH1
金谱叶甲 Calligrapha fulvipes Stål, 1859

过了好久之后,导游终于发话了,说找到了个蜥蜴,我们一看这种前两天在Ficus la Raiz也看见了,是Anolis cupreus Hallowell, 1860,雄性脖子下面是有片膜的,有时候会张开来。为了尽可能不打扰它,我拍了两张就搞定了。这次算导游的分。

Anolis cupreus Hallowell, 1860

导游又把我们带到一颗树下说这边会有些天牛。找了找果然有很多双股天牛 Lagocheirus binumeratus Thomson, 1860,挺帅的,给导游加分。

双股天牛 Lagocheirus binumeratus HNH1
双股天牛 Lagocheirus binumeratus Thomson, 1860

同一棵树上的大眼象甲亚科 Conoderinae的物种,身上有很多瘤,长得有点意思。小队加一分。

大眼象甲亚科 Conoderinae

一只彩色的蟋螽科 Gryllacrididae的若虫。

蟋螽科 Gryllacrididae

浩哥找到的黑白涡象甲 Peridinetus cretaceus Pascoe & F. P. , 1880,全身的黑白配色,配得上“奶牛象”这个绰号。这个值得加分。

黑白涡象甲 Peridinetus cretaceus HNH1
黑白涡象甲 Peridinetus cretaceus Pascoe & F. P. , 1880

和下午同一种红萤亚科 Lycinae,但是是雄性,可以看到明显的栉状触角。

红萤亚科 Lycinae

叶子下方的一只黄头尺蛾 Simena luctifera Walker, 1856,说实话我刚找到的时候还以为是种弄蝶,不过越看越奇怪,看了触角和下颚才发现居然是只尺蛾,这个简直就是精品中的精品,拍完了高兴了好一会。这个非常值得加分,是真的精品。

黄头尺蛾 Simena luctifera HNH1
黄头尺蛾 Simena luctifera Walker, 1856

导游在树上找的一只四斑尤利天牛 Eurysthea cribripennis Bates, 1885,看上去就是嗜木天牛族的,果不其然。全身都带白色毛还是挺不错的,导游加分。

四斑尤利天牛 Eurysthea cribripennis HNH1
四斑尤利天牛 Eurysthea cribripennis Bates, 1885

“你们等会,我找到个黄龟。”“什么黄龟?”我把叶子揪下来,给队友看,确实是黄龟——柠檬黄釉龟甲 Calyptocephala attenuata Spaeth, 1919,全身的釉光材质配上柠檬黄的颜色,非常可爱。加分。

柠檬黄釉龟甲 Calyptocephala attenuata HNH1
柠檬黄釉龟甲 Calyptocephala attenuata Spaeth, 1919

此时刷山时间已经过了快一个小时了。导游很明显已经等的不耐烦了,一只催促我们快点。

“你们想不想找子弹蚁?你们快一点我带你们去它的窝。”他用别扭的英文说到。

“行行行,如果真有的话,呵呵。”

我们只能加快速度了。浩哥和航哥在前面拖住导游的步伐,我和淇哥就在后面抓紧找虫。

“我天!你看这个!”我小心翼翼地把一片树叶翻过来,“这是……蚬蝶?蛱蝶?……不是,这好像是尺蛾!”

只见一只身有条带还有个小尾巴的尺蛾倒挂在叶子背面。不看触角的话,第一眼看上去真就像是一只小凤蝶!这种应该是非常有名的观赏种,施氏燕尺蛾 Erateina staudingeri Snellen, 1878,在尺蛾科中,可以说最漂亮的类群就是它所在的燕尺蛾族,而它是为数不多有这么长尾突的种类。在中南美洲各地都算稀有的存在。不得不说导游走这么快连这个都看不到,真是不太行。我队再加一分。

施氏燕尺蛾 Erateina staudingeri HNH1
施氏燕尺蛾 Erateina staudingeri Snellen, 1878

淇哥在我后面找到一种绿刺蛾 Parasa sandrae Corrales & Epstein, 2004的幼虫,长得有点怪,是淡蓝色的。这个感觉可以加分。

Parasa sandrae Corrales & Epstein, 2004

我又找到了交配的绿鳞驳象甲 Claeoteges virosa Pascoe, 1880,从侧面看眼睛很大。

绿鳞驳象甲 Claeoteges virosa HNH2
绿鳞驳象甲 Claeoteges virosa Pascoe, 1880

“看!白象!”,其他几个人道:“嗯?白象?CaO”

一只雕突眼象甲 Exophthalmus scalptus Champion, 1911,身上有白色的鳞片。这个还是挺菜的,就不加分了。

雕突眼象甲 Exophthalmus scalptus HNH1
雕突眼象甲 Exophthalmus scalptus Champion, 1911

“诶等等你们先走,我先拍个透翅蝶。”是一只亮褐绡蝶 Ithomia hyala Hewitson, 1855,是很经典的绡蝶属种类,翅膀是透明的。当地人肯定见惯了,但我还是第一次见,加分。

亮褐绡蝶 Ithomia hyala HNH1
亮褐绡蝶 Ithomia hyala Hewitson, 1855

继续快步走了五分钟,导游带我们来到了我们白天开的朽木那。

“你们要找的子弹蚁,呐,就在这。”

我们低头一看,瞬间大失所望。

“不是大哥,这是大齿猛蚁啊,你是怎么把它认成子弹蚁的啊?哎……白激动了。”

“我去,这也太逊了,糟糕……”我一边说着一边朝旁边打光,突然一缕紫色反光引起我的注意。

“诶……诶!诶!!这个是!!”我立刻靠了过去,小心翼翼的把一片树叶翻了过来,“我靠!!!我靠!!!松蚬!!!我找到松蚬了!!!”

一只雄性的紫松蚬蝶 Rhetus dysonii Saunders, 1849,翅面深紫色,异常闪亮,是我这次来的最佳目标种没有之一。松蚬蝶属是中南美洲最漂亮的种类之一,而紫松蚬蝶的分布略显狭窄,仅在中美洲和南美洲的西海岸线一带分布,按道理来说低海拔数量会多一些,但是我们这1500的海拔还能找到,纯属就是运气好!哥斯达黎加Inat上只有3个紫松蚬蝶记录,其中一个就是我的。而且这只还很配合,我轻轻摸了摸它的头它就开翅了,可以说开翅的瞬间真是让人无比激动!这次感觉就算门票卖50刀一个人也值了,而且是赢麻了。这分,不得不加!导游居然这都看不到……

紫松蚬蝶 Rhetus dysonii ♂ HNH1
紫松蚬蝶 Rhetus dysonii Saunders, 1849
播放视频

稍微冷静了下就继续往下走了。时间已经过了4/5了,导游的步伐愈发变快,看上去已经非常不耐烦了,就是完全摆烂的那种不耐烦,已经什么都不找了,就是想把我们带出去。我们完全不想理他,继续找我们的。

树叶上准备交配的萤科 Lampyridae

萤科 Lampyridae
诈长腰马蜂 Mischocyttarus fraudulentus HNH2
诈长腰马蜂 Mischocyttarus fraudulentus Richards, 1978

一只锥头螽属 Pyrgocorypha的若虫,头上有个小角,但是并不是我们要找的角螽属(青牛螽)的。

Pyrgocorypha sp.

到保护区门口了,这波才七点半,我们腿还没走出一点累的感觉呢,就结束了……不过瘾!记分感觉也不用记了,我们随便一个人挑出来都比导游找的虫多,要不是他们垄断夜探活动谁会好好找导游!不过拍到松蚬蝶我已经没有遗憾了。我们在门口找了个看上去很高级的店庆祝今晚的胜利,不得不说牛排还算很好吃。

吃饭的时候,我们商量了一下接下来的行程。不远处的酒店后面有个免费的步道,我们决定到那里继续找虫。

“诶等等,你看!犰狳!”,我们刚到步道口就看到了一大群觅食的犰狳,看起来并不是非常怕人。犰狳在美洲都是常见的,特别是中南美洲,加州也有,但我还没见过。

播放视频

妮华苔蛾 Agylla nivea Walker, 1856,看上去很“灯蛾”的苔蛾。

妮华苔蛾 Agylla nivea HNH1
妮华苔蛾 Agylla nivea Walker, 1856

两种蛉蟋科 Trigonidiidae

蛉蟋科 Trigonidiidae
蛉蟋科 Trigonidiidae

在一棵树上找到的Raphirhynchus属的三锥象,身体是铜色的,有金属光泽,看上去非常高级,我还在试着定种。

Raphirhynchus sp.

淇哥找到的伪眼长盾沫蝉 Clastoptera funesta Stål, 1854,和美国的大多数长盾沫蝉长得都不一样,从后面看的话前翅末端有一对眼纹,用来恐吓天敌。不过这么小的沫蝉能恐吓啥我也不知道。

伪眼长盾沫蝉 Clastoptera funesta HNH1
伪眼长盾沫蝉 Clastoptera funesta Stål, 1854

眼睛更大的大眼象甲亚科 Conoderinae

大眼象甲亚科 Conoderinae

残翅叶翅螽 Mimetica incisa Stål, 1875的若虫,背部的隆起很有意思。

残翅叶翅螽 Mimetica incisa N HNH1
残翅叶翅螽 Mimetica incisa Stål, 1875 若虫

在橡胶管上攀爬的一群带弓背蚁 Camponotus cingulatus Mayr, 1862,有点像条腹弓背蚁,但是腹部斑纹不一样。

带弓背蚁 Camponotus cingulatus (Worker) HNH1
带弓背蚁 Camponotus cingulatus Mayr, 1862

钩厚结猛蚁 Pachycondyla harpax Fabricius, 1804,这已经是在哥斯达黎加找到的第二种厚结猛蚁了,看上去也是非常的厚实。

钩厚结猛蚁 Pachycondyla harpax (Worker) HNH1
钩厚结猛蚁 Pachycondyla harpax Fabricius, 1804

这时,我突然发现脚底下有只细长的猛蚁叼这哥东西在乱跑,淇哥说是细颚猛蚁属的,仔细一查果然是当地特产家细颚猛蚁 Leptogenys famelica Emery, 1896,特点是前胸光滑刻点较浅。

家细颚猛蚁 Leptogenys famelica (Worker) HNH1
家细颚猛蚁 Leptogenys famelica Emery, 1896

交配中的黑显长蝽 Ochrimnus schizus H. Brailovsky, 1982,这下哥斯达黎加主要分布的三种显长蝽都拍齐了。

黑显长蝽 Ochrimnus schizus HNH1
黑显长蝽 Ochrimnus schizus H. Brailovsky, 1982

浩哥又找到了地上的一群行军蚁,这次是另一个属,内瓦蚁属。这种黑色的毛比较长的可能是毛内瓦蚁 Neivamyrmex pilosus Smith, F., 1858

毛内瓦蚁 Neivamyrmex pilosus (Worker) HNH1
毛内瓦蚁 Neivamyrmex pilosus Smith, F., 1858

地上打转的一只亚科 Ammotrechinae的避日蛛。

亚科 Ammotrechinae

“你看这个,就这个伪装还想骗过我的眼睛?”一只美灰蝶族 Eumaeini的幼虫,这也是这趟找到的唯一一只灰蝶了,虽然还不是成虫。

美灰蝶族 Eumaeini

差不多转了一圈之后,天上又开始飘起来毛毛细雨,风也开始刮起来了。我们因为打不到车,决定徒步回酒店,顺便看看路上有没有什么东西。果不其然,经过一个小桥时我就看到了一只正在睡觉的雌性鸥黑珍蝶 Altinote ozomene H. Bates, 1864。黑珍蝶属的黑金配色显得非常土豪,雄性相比于雌性金色的鳞片更少。

鸥黑珍蝶 Altinote ozomene ♀ HNH1
鸥黑珍蝶 Altinote ozomene H. Bates, 1864

“葬甲!”“啊,真的?”我一看居然还真是葬甲,而且就在大马路上。应该是黄胸尖鞘葬甲 Oxelytrum discicolle Brullé, 1836

黄胸尖鞘葬甲 Oxelytrum discicolle HNH1
黄胸尖鞘葬甲 Oxelytrum discicolle Brullé, 1836

回到酒店了我们每个人身上都快湿了。酒店外的风声非常大,但我还是迫不及待的发了朋友圈,“圆梦了,拍到松蚬蝶了。”

下期链接:

点击进入:【逆转蒙特韦尔德·五】蝴蝶园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1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无解的方程的解
无解的方程的解
13 天 前

期待下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