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地, 峡谷, 潮间带 202210

注:由于本文大部分物种都是国外种,中文名大多都是我拟的,方便我自己记忆。我会在查询资料后确定一个好记且贴切分类学系统的中文名。一切请认准拉丁学名,若您觉得本文中文名(特别是热门类群的物种)不符合您的期盼或者旧称,那您忽略便是。

自新大陆

圣地亚哥作为美国加州南部的大城市,无论是物种还是生态结构都与加州北部的旧金山有些许差距。在地中海气候的影响下,这里只有冬季是雨季,其他季节都很少下雨,所以按理来说大虫季是在冬末和春天。这里的夏季、秋季气候有些过于干燥了。秋季时,所谓的Sage(鼠尾草)也都切换成了越冬形态,看上去就跟死了一样,其实是一种防止水分流失的保命机制。加州作为纯正西海岸,海岸线生态必不可少。无论是爬行、哺乳、软体还是节肢动物都占有很大一部分的生态位。死汛时潮间带也暴露了出来,一些软体动物和小鱼小虾就会困于其中。

La Jolla Shores Beach / La Jolla Cove

全世界第一海洋研究机构斯克里普斯海洋研究所正是依着拉霍拉海岸沙滩而建。这里周末人流量有点大,虽说大多数人是来晒太阳的,但也有不少来潮间带找一些奇趣生物。

“赶海”

呆寄居蟹 Pagurus samuelis Stimpson, 1857 是加州海岸常见的一种寄居蟹。

呆寄居蟹 Pagurus samuelis Stimpson, 1857

一种指茗荷(龟足),Pollicipes polymerus Sowerby, 1833

Pollicipes polymerus Sowerby, 1833

退潮之后,海葵会收回自己的触手。不过在有水且稳定的地方,它们还是会伸出来。这里的潮间带就有不少侧花海葵属 Anthopleura的物种。

侧花海葵属 Anthopleura sp.
侧花海葵属 Anthopleura sp.

群聚而生的紫贻贝 Mytilus galloprovincialis Lamarck, 1819

紫贻贝 Mytilus galloprovincialis Lamarck, 1819

藤壶和石鳖,这类我是真完全不知道从哪方面入手。

小藤壶属 Chthamalus sp.
鬃毛石鳖亚科 Mopaliinae

野生的加州海狮 Zalophus californianus Lesson, 1828。拉霍拉海岸是加州有名的观海兽圣地。除了加州海狮,还有象海豹和其他海生哺乳动物。

加州海狮 Zalophus californianus Lesson, 1828
加州海狮 Zalophus californianus Lesson, 1828

西美鸥 Larus occidentalis Audubon, 1839 褐鹈鹕 Pelecanus occidentalis Linnaeus, 1766也是海岸线常见鸟类,西美鸥经常会翻找游客在沙滩上的食物,甚至有些会直接抢游客的热狗。

西美鸥 Larus occidentalis Audubon, 1839
科技和野性擦肩而过
褐鹈鹕 Pelecanus occidentalis Linnaeus, 1766
褐鹈鹕 Pelecanus occidentalis Linnaeus, 1766

缀纹海滨隐翅虫 Thinopinus pictus LeConte, 1852是一种生活滩涂上的隐翅虫,是美西海岸线特有种。生活在被海水冲上来的海草下,前足可以挖掘泥沙,拥有和众多螃蟹一样的卧沙技能。猜测靠海草中的水虱、海蟑螂和其他等足目昆虫为食。

缀纹海滨隐翅虫 Thinopinus pictus HNH1
缀纹海滨隐翅虫 Thinopinus pictus LeConte, 1852
缀纹海滨隐翅虫 Thinopinus pictus HNH2
缀纹海滨隐翅虫 Thinopinus pictus LeConte, 1852
缀纹海滨隐翅虫 Thinopinus pictus HNH3
缀纹海滨隐翅虫 Thinopinus pictus LeConte, 1852

一些海滨美景:

超强的紫外线
滑翔
归燕
栈桥浅望
夕阳

Rose Canyon Open Space Park

玫瑰峡谷位于我们学校UCSD的南端,也是对于没车寸步难行的我来说的新手村。整体而言可以找到一些沙漠或者戈壁生境的常见种。路边野花是不少昆虫的活动中心。

峡谷生境

火弄蝶 Hylephila phyleus Drury, 1773是加州最常见的弄蝶,数量很多,翅正面的花纹犹如烈火,所以被称为fiery skipper。雄性经常在空中打架,场面尤为壮观。同样这个季节访花的弄蝶还有茶褐珑弄蝶 Lon melane Edwards, 1869。翅腹面和火弄蝶一样朴素,但斑纹颇为不同。

火弄蝶 Hylephila phyleus HNH1
火弄蝶 Hylephila phyleus Drury, 1773
茶褐珑弄蝶 Lon melane HNH1
茶褐珑弄蝶 Lon melane Edwards, 1869

加州的凤蝶挺多,看到好几种了,但是异常机敏完全不会降落。抓住机会拍到了美西常见的择丽凤蝶 Papilio zelicaon Lucas, 1852。长得挺像柑橘凤蝶那类的,毕竟都是凤蝶亚属。

择丽凤蝶 Papilio zelicaon HNH1
择丽凤蝶 Papilio zelicaon Lucas, 1852

北美洲的黄菲粉蝶 Phoebis sennae Linnaeus, 1758,外观酷似中国的迁粉蝶。可以很负责认的讲,它们羽化出来后白天停歇的时间少之又少,特别是在气温高的时候,会在空中不停扑腾。路线非常随机,在花周围转了几圈之后也不会去吸花蜜。只有极少数情况下才能看到它们的吸蜜瞬间。

黄菲粉蝶 Phoebis sennae HNH1
黄菲粉蝶 Phoebis sennae Linnaeus, 1758

因为太阳照射红外线能量很高,这让蝴蝶们一直保持在高体温的状态,所以异常好动。杂草上褐小灰蝶 Brephidium exilis  Boisduval, 1852时不时会停歇一会,和其他眼灰蝶族的成员一样开翅晒太阳。作为全美最小的蝴蝶,褐小灰蝶傍晚等待入寝时,后翅并向前翅,让身形显得更为娇小,但是花纹还是非常好看。马莉细灰蝶 Leptotes marina Reakirt, 1868和褐小灰蝶一样也是眼灰蝶族的成员。习性和众多灰蝶一样没有什么好讲的,不过腹面的棕色乱纹颇具朴素的美感。螯灰蝶 Strymon melinus Hübner, 1818就是一种常见的大型灰蝶了。访花的时候会停下来搓动后翅,让天敌以为后翅的两个小尾巴是它的头。这也是全世界灰蝶科常见的自卫手段。

褐小灰蝶 Brephidium exilis HNH2
褐小灰蝶 Brephidium exilis  Boisduval, 1852
褐小灰蝶 Brephidium exilis HNH3
睡觉闭翅的褐小灰蝶
马莉细灰蝶 Leptotes marina HNH1
马莉细灰蝶 Leptotes marina Reakirt, 1868
螯灰蝶 Strymon melinus HNH1
螯灰蝶 Strymon melinus Hübner, 1818

花蚬蝶 Apodemia mormo Felder, 1859作为美西的颜值担当,阳光强烈的时候也十分好动。翅正面主打橙白色调,棕色基底上白色斑点缀于橙色翅面,非常耐看(但我没拍到开翅的,请大家自行脑部,以后会为大家更新开翅照)。相比于翅背面,腹面就显得很朴素了。也就是在傍晚的时候它们才会歇停点找地方睡觉。

花蚬蝶 Apodemia mormo HNH1
花蚬蝶 Apodemia mormo Felder, 1859

小红蛱蝶 Vanessa cardui Linnaeus, 1758是除了新热带界全世界广布的红蛱蝶。南京就有,但很可惜我没拍过。不过居然能在美国补上南京的物种真是奇趣(后面还有不少南京也有的菜货)。黄缘蛱蝶 Nymphalis antiopa Linnaeus, 1758其实也算是种广布种。作为蛱蝶属配色最一枝独秀的那位,我国北方地区都有分布。在峡谷钻林子的时候,你可以看见它们睡觉时会和树融为一体,颇有冬眠的琉璃蛱蝶 Kaniska canace Linnaeus, 1763的味道了。

小红蛱蝶 Vanessa cardui HNH1
小红蛱蝶 Vanessa cardui Linnaeus, 1758
黄缘蛱蝶 Nymphalis antiopa HNH1
黄缘蛱蝶 Nymphalis antiopa Linnaeus, 1758
琉璃蛱蝶 Kaniska canace HNH3
琉璃蛱蝶 Kaniska canace Linnaeus, 1763

就算是另类多肉植物——剑叶花也会有蜜蜂来访。西方蜜蜂 Apis mellifera Linnaeus, 1758是全世界广布的蜜蜂,从欧洲流出。在加州,绝大多数的西方蜜蜂都是“Africanized bees”,因为当初作为蜜源引进的时候也引入了西方蜜蜂东非亚种,本以为可以提高采蜜效率,结果东非蜜蜂性情凶猛,很喜欢霸占花草挤占其他蜜蜂的生态位,产蜜量却不怎么多。这些非洲化的杂交蜜蜂常常在下水道筑巢。索诺拉熊蜂 Bombus sonorous Say, 1837 则是美西本土的熊蜂种类了,有点像是南京的黑足熊蜂的黄色版,只不过胸部中央有一条粗的黑色毛带。

剑叶花属 Carpobrotus sp.
西方蜜蜂 Apis mellifera HNH3
西方蜜蜂 Apis mellifera Linnaeus, 1758
西方蜜蜂 Apis mellifera HNH1
习惯下水道筑巢的“非洲化蜜蜂”
索诺拉熊蜂 Bombus sonorus HNH1
索诺拉熊蜂 Bombus sonorous Say, 1837

峡谷内除了熊蜂,还有很多拟蜂的苍蝇。食蚜蝇科的种类作为典型的拟蜂类群,峡谷内必然会有。缘箭股食蚜蝇 Toxomerus marginatus Say, 1823腹部花纹独特,特征是腹部边缘黄色,不被黑色条带覆盖。它们在阳光强烈的时候停歇在杂草上上下摆动腹部,具体原因未知,可能是吸引异性。透斑杂色蜂虻 Poecilanthrax arethusa Osten Sacken, 1886 可以说是除了花蚬蝶之外又一位“暴走户”——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就立刻起飞了,而且会找很长时间完美降落地。

缘箭股食蚜蝇 Toxomerus marginatus ♀ HNH1
缘箭股食蚜蝇 Toxomerus marginatus Say, 1823
透斑杂色蜂虻 Poecilanthrax arethusa HNH1
透斑杂色蜂虻 Poecilanthrax arethusa Osten Sacken, 1886
透斑杂色蜂虻 Poecilanthrax arethusa HNH2
透斑杂色蜂虻 Poecilanthrax arethusa Osten Sacken, 1886

加州的招牌花金龟——黄缘科花金龟 Cotinis mutabilis Gory & Percheron, 1833。只要还有一丝阳光,它们就不会降落。白天的黄缘科花金龟始终在草地和花周围绕着飞。绿色鞘翅被黄色边缘围绕,头还长着一个小角,不妨让人联想到南美的一些花金龟种类。

黄缘科花金龟 Cotinis mutabilis HNH2
带回宿舍“驯服”的黄缘科花金龟 Cotinis mutabilis Gory & Percheron, 1833
黄缘科花金龟 Cotinis mutabilis HNH3
头顶小角

对于沙地和峡谷的生境来说,夜蛾科的寄主不算很多。但是夜间还是会有很多访花的夜蛾。美洲铃夜蛾 Helicoverpa zea Boddie, 1850的幼虫会在树洞里化蛹,羽化后再从树洞里钻出。这只羽化后被树洞口的蛛网堵住了,把它“解救”出来后拍一张。

美洲铃夜蛾 Helicoverpa zea HNH1
美洲铃夜蛾 Helicoverpa zea Boddie, 1850

白钩簇夜蛾 Tricholita chipeta Barnes, 1904粉斑夜蛾 Trichoplusia ni Hübner, 1803长相类似,前翅背面都有一个显著的白色纹。疆夜蛾 Peridroma saucia Hübner, 1808黑斑始夜蛾 Protorthodes melanopis Hampson, 1905甜菜夜蛾 Spodoptera exigua Hubner, 1808等都是夜间访花的常客。可以说那些野花上绝大多数都是这个配色的夜蛾,平平无奇。

白钩簇夜蛾 Tricholita chipeta HNH1
白钩簇夜蛾 Tricholita chipeta Barnes, 1904
粉斑夜蛾 Trichoplusia ni HNH1
粉斑夜蛾 Trichoplusia ni Hübner, 1803
疆夜蛾 Peridroma saucia HNH1
疆夜蛾 Peridroma saucia Hübner, 1808
黑斑始夜蛾 Protorthodes melanopis HNH1
黑斑始夜蛾 Protorthodes melanopis Hampson, 1905
甜菜夜蛾 Spodoptera exigua HNH1
甜菜夜蛾 Spodoptera exigua Hubner, 1808

除了访花,这里的杂草也是不少昆虫的最佳栖息地。作为加州南部秋季为数不多的螽斯之一,墨西哥斯氏露螽 Scudderia mexicana Saussure, 1861生活在灌木丛之中。在美国被称为Mexican Scudder’s Bush Katydids。体色绝大多数为绿色,少数为黄褐色。灰翅黑蝗 Melanoplus cinereus Scudder, 1878在晚上会停歇在干枯的枝条上。比起黑蝗,亮沙漠蝗 Schistocerca nitens Thunberg, 1815就是巨人般的存在,直观感受和国内的棉蝗 Chondracris rosea De Geer, 1773大小差不了多少。虽然体型很大,但似乎不是很好动,抓住也不会乱蹬腿。

墨西哥斯氏露螽 Scudderia mexicana ♀ HNH2
墨西哥斯氏露螽 Scudderia mexicana Saussure, 1861
墨西哥斯氏露螽 Scudderia mexicana ♀ HNH1
墨西哥斯氏露螽黄色型
墨西哥斯氏露螽 Scudderia mexicana N HNH1
墨西哥斯氏露螽若虫
灰翅黑蝗 Melanoplus cinereus HNH1
灰翅黑蝗 Melanoplus cinereus Scudder, 1878
亮沙漠蝗 Schistocerca nitens HNH1
亮沙漠蝗 Schistocerca nitens Thunberg, 1815
棉蝗 Chondracris rosea HNH1
棉蝗 Chondracris rosea De Geer, 1773
亮沙漠蝗 Schistocerca nitens HNH2
亮沙漠蝗 Schistocerca nitens Thunberg, 1815

加州的树蟋——西部树蟋 Oecanthus californicus Saussure, 1874体色棕黄,和国内绿色的树蟋很不一样。感觉是为了适应这的干燥环境体色进化为了干枯叶片的颜色。鸣叫时间长,声音响亮,峡谷内到处回荡着振翅声。

西部树蟋 Oecanthus californicus ♂ HNH2
西部树蟋 Oecanthus californicus Saussure, 1874
西部树蟋 Oecanthus californicus ♂ HNH1
西部树蟋 Oecanthus californicus Saussure, 1874

枝条上偶见巨蟹蛛科 Sparassidae捕食西方蜜蜂。

巨蟹蛛科 Sparassidae

玫瑰短喙象甲 Pantomorus cervinus Boheman, 1840 会因为寄主植物而大量聚集出现,习性类似于灰象甲。除了这类常见的象甲,窄斑仙人掌象甲 Cactophagus spinolae Champion & G.C., 1910就不是那么多见了。这个属的象甲以仙人掌为食,这种普遍鞘翅有两对橙色带斑(非常好看),但我拍到的是只纯黑个体。

玫瑰短喙象甲 Pantomorus cervinus HNH1
玫瑰短喙象甲 Pantomorus cervinus Boheman, 1840
窄斑仙人掌象甲 Cactophagus spinolae HNH1
窄斑仙人掌象甲 Cactophagus spinolae Champion & G.C., 1910

橙蜡蚧 Ceroplastes sinensis Del Guercio, 1900,一种美西常见害虫,若虫的蜡丝分泌得像小海星。一个名字叫“sinensis”的物种中国居然没有分布,那它为什么叫sinensis?它的寄主是橙,Citrus × sinensis。所以这种蜡蚧应该叫橙蜡蚧而不是中华蜡蚧。著名的昆虫染料——胭蚧 Dactylopius coccus Costa, 1829,俗称胭脂虫,寄主是仙人掌。在加州常常可以看见仙人掌被大群白花花的蜡丝覆盖。胭蚧雌性体表略黑,喜欢抱团,用手捏碎后就会显现出胭脂红。

橙蜡蚧 Ceroplastes sinensis ♀ HNH2
橙蜡蚧 Ceroplastes sinensis Del Guercio, 1900 雌性
橙蜡蚧 Ceroplastes sinensis N HNH1
橙蜡蚧若虫
橙蜡蚧 Ceroplastes sinensis N HNH2
橙蜡蚧若虫
胭蚧 Dactylopius coccus ♀ HNH1
胭蚧 Dactylopius coccus Costa, 1829 雌性

颈纹长盾沫蝉 Clastoptera lineatocollis Stål, 1854是圣地亚哥随处可见的沫蝉种类。路边低矮的杂草、灌木上到处都是它们若虫分泌的用以保湿和保护的泡沫。有时候甚至成虫也会躲在里面。

颈纹长盾沫蝉 Clastoptera lineatocollis HNH1
颈纹长盾沫蝉 Clastoptera lineatocollis Stål, 1854
颈纹长盾沫蝉若虫的分泌物

虽说生境干燥,但峡谷内还是有不少小型水源。艳蓝舞蟌 Argia vivida Hagen, 1865是加州常见的蟌类,雄性体天蓝色,雌性则是白色。常在水源附近活动,在阳光照射下艳蓝色异常显眼。

艳蓝舞蟌 Argia vivida ♂ HNH1
艳蓝舞蟌 Argia vivida Hagen, 1865 雄性
艳蓝舞蟌 Argia vivida ♀ HNH1
艳蓝舞蟌 Argia vivida Hagen, 1865 雌性

普通大黾蝽 Aquarius remigis Say, 1832也是美国西部最常见的黾蝽之一,数量很多,有长翅型和短翅型(无翅型)。

普通大黾蝽 Aquarius remigis ♂ HNH1
普通大黾蝽 Aquarius remigis Say, 1832
普通大黾蝽 Aquarius remigis N HNH1
普通大黾蝽若虫

是时候将目光对准生物多样性最为丰富的沙地了。干燥的地中海气候,培育了众多沙漠物种。红胸梳爪步甲 Calathus ruficollis Dejean, 1828数量很多,除了在沙地上活动外,有些也会爬上高草丛觅食。

红胸梳爪步甲 Calathus ruficollis HNH2
红胸梳爪步甲 Calathus ruficollis Dejean, 1828

尖尾亮甲 Eleodes acuticauda LeConte, 1851就是典型的沙漠物种。鞘翅端部尖锐,前胸背板也有一对短小的尖角,常在沙地上活动。虽然感觉数量上堪比南京的弯胫大轴甲,但是还是要精品很多,至少这奇趣的外形看上去就很沙漠。

尖尾亮甲 Eleodes acuticauda HNH1
尖尾亮甲 Eleodes acuticauda LeConte, 1851
尖尾亮甲 Eleodes acuticauda HNH2
尖尾亮甲 Eleodes acuticauda LeConte, 1851

短翅灶蟋 Gryllodes sigillatus F. Walker, 1869是外来引进的蟋蟀,雄性短翅,雌性无翅,是沙地上主要的声音来源。同样雄性短翅雌性无翅的还有鳞蟋科的北方槌蟋 Hoplosphyrum boreale Scudder & S.H., 1902,体棕红色,全身布满鳞片。

短翅灶蟋 Gryllodes sigillatus ♂ HNH1
短翅灶蟋 Gryllodes sigillatus F. Walker, 1869 雄性
北方槌蟋 Hoplosphyrum boreale ♂ HNH1
北方槌蟋 Hoplosphyrum boreale Scudder & S.H., 1902 雄性
北方槌蟋 Hoplosphyrum boreale ♀ HNH1
北方槌蟋 Hoplosphyrum boreale Scudder & S.H., 1902 雌性

红褐类沙螽 Ammopelmatus mahogany是我来加州最想破解的明星物种。成虫无翅,很肥,牙口很好,咬人很疼,但是性情不算特别凶猛。雌性产卵管外伸部分非常短小,但也不是完全退化,辨别雌雄还是要看臀板那块的结构。爬行速度不是很快,略显笨重。栖息于沙地上的木桩、石头底下。在精品生境翻石头可以翻到。

红褐类沙螽 Ammopelmatus mahogany HNH1
红褐类沙螽 Ammopelmatus mahogany
红褐类沙螽 Ammopelmatus mahogany HNH2
红褐类沙螽 Ammopelmatus mahogany

小麻臭蚁 Linepithema humile Mayr, 1868又叫阿根廷蚁,原产于南美,是入侵性极强的蚂蚁,堪比红火蚁。虽然咬人不疼,但攻击性很强。而且不同的蚁群之间不会干架,所以数量特别多。勤劳小家蚁 Monomorium ergatogyna Wheeler, 1904体黑色、微小,数量较少于小麻臭蚁。

小麻臭蚁 Linepithema humile (Worker) HNH2
小麻臭蚁 Linepithema humile Mayr, 1868
小麻臭蚁 Linepithema humile (Worker) HNH1
侵占我宿舍浴室的小麻臭蚁蚁群
勤劳小家蚁 Monomorium ergatogyna (Worker) HNH4
勤劳小家蚁 Monomorium ergatogyna Wheeler, 1904
勤劳小家蚁 Monomorium ergatogyna (Worker) HNH5
勤劳小家蚁起内讧

加州精品的智利筏蚊猎蝽 Ploiaria chilensis Philippi, 1862雌性成虫无翅,前足特化成了像螳螂一样的捕捉足。

智利筏蚊猎蝽 Ploiaria chilensis ♀ HNH3
智利筏蚊猎蝽 Ploiaria chilensis Philippi, 1862 雌性

生活在沙地木桩里的小楹白蚁 Incisitermes minor Hagen, 1858是加州常见,而且是本土就有的白蚁。有翅成虫交配后也会断翅钻入树皮当中寻找新的居所,这和其他白蚁种类如出一辙。很多白蚁都会在一场暴雨后“婚飞”寻找伴侣,不过在加州这种干旱的环境,它们成虫的婚飞时机似乎是完全随机的。

小楹白蚁 Incisitermes minor (Reproductive) HNH1
小楹白蚁 Incisitermes minor Hagen, 1858
小楹白蚁 Incisitermes minor (Reproductive) HNH2
小楹白蚁 Incisitermes minor Hagen, 1858

西部强棱蜥 Sceloporus occidentalis Baird and Girard, 1852在圣地亚哥广泛分布。我们学校里就经常能看到晒太阳的成体。成年雄性的腹部具有两条蓝紫色带斑,背面也能看见写蓝紫色斑点。

西部强棱蜥 Sceloporus occidentalis Baird and Girard, 1852
西部强棱蜥刚破壳的幼体
夜探刷到的雄性成年个体
腹部两条蓝色色带

太平洋树蛙 Pseudacris hypochondriaca Hallowell, 1854居然可以生活在干燥的沙地上。

太平洋树蛙 Pseudacris hypochondriaca Hallowell, 1854

遇到危险时,它会让自己“扁掉”。

扁掉的太平洋树蛙
“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西部靠海岸线太近人流量也大,物种多样性不是那么丰富,期待后面熟悉南部加州的地理环境后破解些圣地亚哥东部的精品物种。感谢Annie和晨虺的参与!欢迎大家注册为网站用户并评论!

拍摄设备:

Nikon Z7 ii + NIKKOR Z MC 105mm f/2.8 VR S + Kuangren Triplet Flashlight K1000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4 评论
最旧
最新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Fiona Fang
Fiona Fang
1 月 前

照片拍得特别棒!

qiyan
qiyan
1 月 前

文字生动,照片优美,科普严谨,好文!

Noah
1 月 前

keep up the good work!

songzs
songzs
2 天 前

真棒